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天才雷普利 Talented Mr. Ripley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05-07-11
  藉【英倫情人】聲名鵲起的安東尼明格拉,再度發揮他擅長營造異國情調來烘
托出軌情慾的手法,改編了Patricia Highsmith的小說,完成了【天才雷普利】。

  表面上,【天才雷普利】應該是一個充滿連串謊言與謀殺的黑色電影,諷刺的
是導演除了在片頭以不同顏色來處理演職員表,暗喻本片的「分裂」母題外,整部
電影其實都發生在高調明朗的豔陽下較多,。這可以是個反諷,更突出了主角雷普
利表裡不一的隱藏性格,並尋此發展成一齣意圖跨越階級鴻溝、取而代之的悲劇。

  電影以倒敘的手法開場,麥特戴蒙飾演的湯姆雷普利回憶自己代班演奏鋼琴時
,因為借來的普林斯頓大學外套而被造船大王誤以為是兒子的同學,進而以高價委
託他到義大利遊說放蕩不羈的兒子回國。這個身份的扮演與誤認,即已開展出本片
最重要的衝突原因,也指出主人翁性格的盲點,因為他樂此不疲地扮演他人。

  之後,觀眾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導演呈現雷普利在歌劇院洗手間當小弟,躲在包
廂布幕後偷看演奏會,或是在演奏會散場後偷彈幾段音符的窘境;或是只能住在陰
暗的閣樓,再優美的唱片都會被格鄰男女爭吵的聲音給破壞。階級間的不平等和雷
普利所接觸的兩種極端生活,和他隨時模仿、扮演、甚至進出謊言的能力,有了一
個可信的基礎。待他接受雇主頭等艙的優待,前往義大利勸公子哥回美國,而在海
關巧遇主動搭訕的鋼鐵大王的女兒美樂蒂(凱特布蘭琪),不加掩飾地謊稱自己就
是造船大王的兒子迪克葛利,亦即他此趟任務必須接近的目標時,則更進一步跳進
自己所設的謊言圈套裡。

  然而根據同一個故事改編,【天才雷普利】和1959年法國導演雷尼克萊曼執導
的【陽光普照】最大的不同,不是在於麥特戴蒙缺乏當年主演此角的亞蘭德倫令人
目眩神迷的美貌而讓觀眾忘了苛責他的背德與犯罪,而是安東尼明格拉刻意讓麥特
戴蒙以一種非完美的、敏感、脆弱且憂鬱的形象出現,反而是裘德洛飾演的迪克葛
利俊美得令人嫉妒,加上他奢靡享樂的生活方式、美麗高貴的女友,他所擁有的即
是雷普利所渴望的一切。更要命的是迪克媲美義大利驕陽般的情人魅力,令雷普利
也不禁愛上了他。

  儘管麥特戴蒙的演出尺度限於偶像身段而多有掩飾,但雷普利一角作為一個「
衣櫃裡的同志」卻是顯而易見的。當心裡有鬼的迪克極力想把這個也令他有些心猿
意馬的男人趕出生活,雷普利卻在小舟上對他come out,並在爭執中誤殺迪克,則
成了第一樁具體的罪刑。這讓我從「同志電影」的角度來看【天才雷普利】時,更
傾向視其為悲劇的原因,因為雷普利在片中少數讓「真實」湧現出來的結果,是對
方的逃避、羞辱、攻擊,以及自己的惱羞成怒與後悔莫及。

  從雷普利失手殺了迪克,在小舟上與迪克屍體相擁的哀怨鳥瞰鏡頭,到雷普利
假扮迪克出現在羅馬、聖雷姆等地看來,除了表現他取而代之地享受假身份所帶來
的優渥快感並掩飾其罪刑外,另外不也是他和所愛的迪克「結合」的另一種方(儀
)式?!

  而迪克聲名狼藉的友人費迪(菲利普西摩霍夫曼)打從見到雷普利,彷彿一眼
就看穿雷普利隱藏慾望的曖昧眼光,則是另一條可供解讀的線索。在先前一場羅馬
之行裡(很詭異的不包括女主角在內,理由是她要在家寫小說),雷普利嫉妒迪克
只顧與費迪聽唱片卻忘記帶他買外套的情感衝突,透過他隻身離開後,看見路旁一
對男性親密的舉動中側現出來。而當迪克死後,費迪找上門來,看到雷普利摻揉了
部份迪克風格的裝扮與全然雷普利格調的家飾,語出調侃的言詞(「我看迪克若不
是成為基督徒就是【性向】轉變了!」)則更凸顯了異性戀對同志的排擠與輕蔑,
而費迪被導演處理成片中少數不被同情的角色之一,雖然突出了他的批判,但隨劇
情安排,雷普利只能殺了察覺事有蹊蹺的費迪(還刻意讓砸死費迪的石雕染上的血
痕,一如迪克被雷普利殺害時的傷痕),也悲觀地帶出導演想像中的同志處境:被
發現是一種危機。也讓最後的發展自然籠上更濃的陰影。

  很明顯的,本片所充斥的男同志情慾讓女性角色的份量與空間有著相對的侷限
,尤其是葛妮絲派特洛飾演迪克的女友瑪琪,從起初同情雷普利自溺於迪克忽冷忽
熱的態度到後來懷疑雷普利定是殺人兇手的轉變,一方面受制於導演對此角的刻畫
欠缺層次,另方面葛離絲派特洛落差甚大卻不見足夠心理轉折的演技,也讓此角驟
變為一個歇斯底里的悍婦(或許我的描述稍嫌誇張)。相較之下,凱特布蘭琪飾演
的富家女美樂蒂,愛上了雷普利假扮的迪克,擺明了是個大配角,但幾場咀嚼失戀
哀傷的演出,卻複雜細膩得多。不過我的重點不在這裡,而是雷普利愈撒愈大的謊
、以及愈來愈多的殺戮,總算在他假造全是迪克所為然後畏罪自殺等證據之後,暫
告段落。他來到威尼斯重新開始,這時出現了彼得(傑克戴凡波)這個男人,成為
一個和美麗蒂在重要性及關鍵性上等量齊觀的角色。

  雷普利借用迪克身份和美樂蒂一塊去聽歌劇時,第一次認識彼得。觀眾應該注
意到男主角看著歌劇舞臺上一個男人殺了另一個男人而後悔不已時,也不禁為之落
淚的感同身受;以及舞臺機關上不斷湧出的紅布所象徵的血腥,與雷普利無法抑止
的犯行有著鮮明的互照。雷普利在中場休息時見到彼得,彼得是迪克和瑪琪共同的
朋友,陪瑪琪來聽歌劇,而他看到雷普利時眼睛一亮且急於留下電話給他的興奮,
已清楚顯是他對雷普利的感覺。而雷普利之後來到威尼斯,並順利躲過警方的盤查
陷阱,以無罪之身開始新生活時,彼得這個「公開的同性戀者」成了雷普利安定的
感情出口。這從兩人坐在鋼琴前,雷普利一段訴說難以將心門的鑰匙交給別人,到
後來雷普利主動跑到彼得演奏的教堂對他揮手,從彼得的微笑中,導演迅速帶過兩
人感情的演進,其中或無深刻可言,但之後雷普利親手將鑰匙交給彼得的映像,則
清楚扣回到先前他表示難以找到對象將心門鑰匙交予的談話,而有清楚的同志意涵
證實兩人的關係。

  然而全片最悲慘也勢必要出現的結果,是即使雷普利躲過義大利警方、迪克父
親僱請的私家偵探的考驗,甚至連瑪琪的指控與攻擊都不能對他產生影響,而他與
彼得的感情又臻於穩定與甜蜜時,按照類型故事或電影發展的邏輯,他還是逃不出
作者(另一個上帝的代言)的掌心。

  當雷普利終於以自己的身份(又是一次難得的「真實」湧現)和彼得結伴去雅
典,在渡輪上竟然遇到美樂蒂(又是船!本片的致命符號)。我們曉得美樂蒂依然
以為雷普利就是迪克,而當雷普利掙扎於到底要作異性戀的迪克和美樂蒂繼續假裝
下去,或是回歸雷普利的本尊與彼得永浴愛河,他選擇了前者。當導演唯一一次不
呈現雷普利殘忍的殺人畫面,而以雷普利完事後回到艙房,畫外音卻是他殺害彼得
時哭泣的聲音,表現了導演與主角的不忍(很明顯的,他讓彼得宛如片中最完美的
伴侶,善良溫柔、體貼多情)。但我覺得更大的悲劇是雷普利從陽光下選擇了退回
「衣櫃」(所以他一個人在甲板上看「日落」這最後一道光明的場景及美樂蒂這時
突然出現安排顯得饒富寓意),而且這次他殺死的不是恐同症者或歧視他的異性戀
,而是一個不計一切愛他的同志,而原因是他必須再回到體制內繼續「扮裝」。

  你自然可以從情節裡的犯罪與制裁的必然性,否定安東尼明格拉有意處理一樁
同志悲劇的觀點;但若與過去根據同一本小說演繹的成品詮釋角度相較,他特別突
出了同志情慾這個部份,提供我們藉此切入觀察同志情慾如何在這個五0年代的犯
罪故事裡成為一個讓主角猶疑在壓抑與抒放、擁抱或抗拒的兩難下,無以面對的癥
結,卻顯而易見。如果觀眾發覺最後這場殺戮(彼得之死)是最令人情何以堪的罪
刑,多少也說明了對同志壓抑情慾的同情,已經成為主流電影敘事當中可被接受的
一環(但對象是否一定要是如彼得般近乎完美的人才可以被同情,則是另一個問題
)。而雷普利最後將自己關在艙房(一個鮮明的、再度躲至「衣櫃」裡的意象),
一扇鏡子(真的衣櫃的鏡子)讓我們看到兩個雷普利(鏡裡、鏡外),雷普利最終
還是分裂的(真╱假、同志╱直人、上流╱下層、迪克╱雷普利),然而請注意,
最後一個鏡頭是逐漸掩上的櫃門終究讓雷普利給關在我們的視線之外,真的雷普利
終於消失了。

  而他最大的悲哀,豈止是想成為迪克,一個上流社會的人物而已?在安東尼明
格拉古典詩情的映像裡,麥特戴蒙隱諱敏感的詮釋,以及顯而易見的男色充斥,都
說明【天才雷普利】可以被解讀成一個保守的、感傷的、面對社會機制與個人內在
衝突時,難以挽回的同志悲劇。

 

 



旅人故事

散步的雲 - 日月潭生態民宿

每年至少一次去南投的小旅行
在今年發現了「散步的雲」
確實很令人驚喜more

深活笑話

平凡無奇的平民曄嵐說笑話

阿媽:「乖孫、乖孫!來!阿多仔說『It is too easy!』是啥?」 乖孫:「『這太簡單了』。」 阿媽:「簡單還不快說?」 孫子:「啊就是『太簡單了』呀!」 阿媽:「你以為我不會給你打嗎?」 語畢,就將..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