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起毛球了、給我一支貓
兼談吳米森其他作品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05-07-11
從布拉格Fabio影展到台北電影節,一直有人問我【給我一支
貓】想表現什麼?一個策展人恐怕沒資格、也沒必要為每部
電影做出蓋棺論定的評語,但選擇及邀請一部電影參展,無
外乎是相信這部電影足以感動影癡的心靈或撞擊他們的腦袋

據說【給我一支貓】在台北電影節首映後,導演與觀眾面對
面時,有人把吳米森的血型都納入問題討論,這樣有比較容
易獲得對這部電影的解答嗎?我不知道。當時我正在另一個
影展場地主持另外一場座談,錯過了聆聽這樣奇妙的發言,
也錯失了加入的機會,因為如果血型可以納入討論的話,乾
脆連他的籍貫都要徹查,或許我們這才發現:這傢伙其實是
從月球來的詩人。

「一定有一個真正的自己,委曲求全地躲在自己的體內,和
自己無法相會……更精確的說法應該是:我根本不認識那個
自己,於是不斷尋找藉口……自助旅行、改名字,和年輕女
孩睡覺……真正的自己,一定想盡辦法把自己吐出來,可是
總會口渴,總是要喝水,就這樣日復一日地把自己又吞了進
去……」(起毛球了)

創作,應該就是把真正的自己給「吐出來」的過程吧!
所以,還是由作品來看吳米森。

當吳米森還叫吳文鐘的時候,我第一次看到【梵谷的耳朵
,一部跟「垮掉的一代」(The Beat Generation)關係密切,運
用紀錄片元素,卻被定義為實驗片的作品。我不會用「喜歡
」來形容對吳米森這部作品的感覺,基本上我和他並不是同
一個頻率的人,但我不得不承認當他的創作不時「擾亂」我
對電影美學的認知同時,也讓我鑑賞的波長,有了更廣的觸
覺。
這種感觸在看他所謂的第一部紀錄片【The Body Shop】的時
候也有。這部紀錄片講述的是一群青少女的世界,有的準備
考試,有的從國外回來度假,有的作明星夢,甚至也有登上
花花公子作封面女郎。然而這部片讓人為之嘩然的,倒不是
它貼近這些女孩的真實聲音與生命的結果,有什麼好嚇人的
;而是它的呈現方法,大大挑釁了「紀錄」這個語詞和真實
客觀的宿命牽連。台灣至今幾支傑出的青少年紀錄片,大多
傾向以導演的主述觀點出發,先介紹自己和被攝者的關係,
然後親密地展示他們的生活,並時而加入自己的看法與關懷
。【The Body Shop】卻從頭到尾看不到也聽不到吳米森的直
接表態,但是他卻以類似「私語」的形式,讓女孩的畫外音
,極端文學性地講誦著一些非立即捕捉的詩意語言,甚至不
介意放入一些彷彿劇情片式的段落,像是註腳,也對比這些
花樣少女的生存狀態。

就如同他的劇情片【起毛球了】。看得懂?看不懂?真的是
對作者創作意圖與讀者心靈智識的開發?還是只是拿著一份
約定俗成的評量表,似懂非懂地對號入座呢?如果摒棄了後
者,讓前者暢快呼吸,【起毛球了】如同精靈般閃動透明雙
翅的慧黠,也就不難親近了。而且純就一個觀賞者的角度來
看,我認為【起毛球了】和【給我一支貓】有著密切的血緣
關係,不只是部分角色的重疊(醫生、空姐、死去的靈魂﹍
﹍),以及主人翁看似跑錯時空、散漫遊走在現實裡的超現
實性格;更在寄藏於這些角色、鏡頭背後,那個指揮大局的
導演,發夢般的詩意,如影隨形地滲進了每一格底片。美術
、服裝、音樂,以及各種原本不該出現在同一個場景裡的人
物、道具,都像夢遊般地聚攏在一塊,擁抱成一個多姿斑斕
的視界。一如武田真治在【給我一支貓】向你宣告的:他在
電影裡是個台灣人!如果你不接受這項催眠,就被遊戲淘汰

然而從60分鐘的【起毛球了】到90分鐘的【給我一支貓】,
吳米森強於創意卻弱於結構的問題也相對被放大。原諒我到
這個時候依然抱著結構的大腿不放,我承認這時候的我是個
保守派,相信再美麗的布料如果缺乏剪裁的功夫也做不成合
身的衣裳。【給我一支貓】的光怪陸離不是問題,但帶著【
鬥陣七人組】(Jam Films)來台北電影節參展的日本導演行
定勳給吳米森的衷心建議:「可以試著找個編劇合作。」其
實一針見血地指出了【給我一支貓】在把淋漓盡致的想像化
為影像的同時,雖然塑造了好些突破台灣電影現狀的活潑思
考,卻流於片段,而彼此難以激盪成一體的完美結構,這個
問題在長片裡,會變得更加明顯。

我之所以敢放肆提出,是因為對他影像創作的高度期待,如
果他能成功地統整影片的詩意、映象的美感於形式結構中,
潛力將無可限量。正如星球的轉動,造成了我們因時因地看
到不同的面,或光或暗,其實皆為一體。吳米森的好處也是
他獨樹一格的地方,是在台灣一片寫實影像外,開闢了另一
種看待現實的方式,銀幕可以成為一面鏡子,自然也可以變
做萬花筒或魔法盒。

給我一支貓】對吳米森來講,毋寧是個重要的試煉。這不
僅是他至今最大、最長的影像作品,過程到完成,也歷經與
台灣最富資歷的電影公司拉据理念的考驗,更遑論與日本明
星跨國合作的種種困難。電影創作本來就是各種駁雜因素交
相影響下的成果,創作者的堅持與妥協,則宛如掌舵者,劃
出最終的路線,也決定了我們與它見面時的模樣。

在完成【給我一支貓】之後,吳米森的自在,很奇異地反映
在他最新的紀錄片【E.T.月球學園】。吳米森有點「四兩撥
千金」地玩弄紀錄片的虛實罩門,更利用結構的魔法,牽起
兩位老人的記憶與鄉愁,一個是自稱「長江一號」、並強調
情報員必須要有多重技術(包括換性變裝)的裁縫師傅,一
個是留著馬尾(起初是為大陸的母親守孝,後來在旁人讚美
很帥的聲音中繼續留)學台語好唱卡拉OK的朱爺爺,兩個相
對於現實有如外星人,或者現實對他們而言有如月球,卻在
令人發噱的敘事裡,淡淡道出歷史與個人的鄉愁,記憶與真
實的抵觸。

其實創作上的吳米森,也是非常「月球」的。他在墓園裡追
尋美感,在齒洞中發現真理,在一個日本明星身上探勘台灣
性,他還借演員之口,說出宛如【天外魔花/掠屍者】(
Invasion of the Body Snatchers)這部科幻恐怖經典的台詞:
「所有人都會在30歲生日那天,被一個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
的人所消滅、取代;不過,40歲的時候,又會有一個自己來
消滅現在消滅你的人。」人真的必須隨著年齡增長而讓靈魂
一輪又一輪的死掉嗎?能否像「反芻」再一次次地吐出來自
我呢?我認為吳米森這些看來似乎有點難懂、不肯循規蹈矩
的作品,都是後者的證明。

這樣不肯老去的他,未來應該可以給我們一部科幻片的(聽
說他打算把紀大偉的【戰爭終了】搬上銀幕)!


>>電影詳細介紹

 

 



旅人故事

散步的雲 - 日月潭生態民宿

每年至少一次去南投的小旅行
在今年發現了「散步的雲」
確實很令人驚喜more

深活笑話

功績顯嚇的侯爵憲承說笑話

一位男士到酒吧裡點了一杯馬丁尼 他發現身旁坐著一位外表邋遢的醉漢。 這醉漢似乎在研究什麼 男子見他將手中的東西拿到燈光下時 忍不住的靠到他身邊去一探究竟… 「嗯… 它看起來像塑膠…」 醉漢用手指揉搓..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