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2006鹿特丹影展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06-11-09
過去曾有人向我抱怨「金馬影展」、「台北電影節」一百多部的片量太多;那他真應該去看看荷蘭的「鹿特丹影展」!

2006年1月25日至2月5日舉辦的「第35屆鹿特丹影展」(35th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Rotterdam)長、短片加起來,總量已超過900部;所有活動累計吸引了35萬8000人次參與;票房收入有125萬歐元(約5千萬台幣)。參展嘉賓有2814人(荷蘭佔了1036人,其他國家則有1778人,其中電影創作者有450人),共有476位媒體記者(國外媒體191人,外國媒體285人)來訪。可說是熱鬧非凡。

「鹿特丹影展」雖然不比坎城、柏林、威尼斯這三大影展吸引國際注意,卻也享有盛名,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擁有自己不可取代的特色。除了「片量大」無人能及之外,「鹿特丹」對新銳導演的提拔、以及品味的寬廣,更是它無法被忽視的原因。

金虎獎在爭議聲中頒出

其中,「鹿特丹影展」的「正式競賽」就是針對作品在兩部長片以內的新導演所設計的,當然這些作品至少得是歐洲首映,然後評審會從當中選出三部,頒予「金虎獎」(Tiger Award)鼓勵。本屆入選的競賽片共有14部,最後勝出的作品分別是中國大陸的【賴孩子】、烏拉圭的【狗窩】(La perrera/The Dog Pound)、以及美國的【往日歡樂】(Old Joy)。

獎項的地域分佈,不令人意外,因為早在影展總監Sandraden Hamer對本屆競賽片的介紹中,就已強調美國片重回競賽懷抱,以及14片裡入圍了2部中國片與3部南美洲片,所以外界早就看好大獎應該就分佈在這三個區塊裡(英國雖然也有2部片入圍,但其中【Song of Songs】已在去年愛丁堡影展曝過光,瑞夫范恩斯主演的【Land of the Blind】則有點雷聲大雨點小,都被視為陪榜影片)。但是否實至名歸,那就見仁見智了!

三部「金虎獎」作品裡,我個人比較能接受的是韓杰導演的【賴孩子】。這部由大陸最具代表性的獨立導演賈樟柯所監製的電影,也有頗濃的「賈樟柯風味」,生活化的寫實影像,山西背景,主角是幾個無所事事的小流氓,借酒鬧事後,以為殺死了人,只好逃到外面,結果受害者沒死,他們三個卻在外生離死別。整個故事其實是根據韓杰「童年」所見的事實改編,不過我發現評審評語似乎錯把它當作「當代」大陸青年的疏離寫照。韓杰還不滿30歲,【賴孩子】是他的第一部長片。

Manuel Nieto Zas導演的【狗窩】是描述一個暫時休學回到老家、終日無所事事的年輕人,在父親中斷接濟、並賦予他蓋好一棟房子、再談復學的夏日記事。影片拍得拖沓冗長。Kelly Reichardt導演的【往日歡樂】則是藉由兩個久別重逢的老同學相約一塊去露營,沿路不斷聊天,「討論」完整部片,形式中規中矩,也沒什麼驚喜。

相較之下,以足球場球門突然倒塌、壓死守門的青少年的意外事件為引,帶出所有相關人物各自問題的法國片【死了一個守門員之後】(A Summer Day),細膩有加,對道德曖昧與情感認同的抽絲剝繭,堪稱所有競賽片中成績最好的一部,可惜似乎不太符合「鹿特丹」向來「品味特殊」的傾向。就算「正規」好片【死了一個守門員之後】鎩羽而歸算是非戰之罪好了,要挖掘「怪怪」好片,阿根廷的【強力膠】(Glue)融合超八釐米宛如家庭電影風格,親密地描繪一個年輕男孩日常生活(包括他的音樂、父母分居的家庭關係、以及徘徊在同異性之間的性取向),其層次、技法與創意,也比得獎卻一再失控的【狗窩】好得多。不過近年「金虎獎」往往只有一部眾望所歸、其他得主都讓人跌破眼鏡的結果,也早讓人見怪不怪了。反而是由幾個年輕影迷所組成的「青年評審圖」所選出的會外「最佳影片」,頒給了【強力膠】,比有名望的資深評審們,更讓人心服。

不過我最不能忍受的是影評人費比西獎竟然頒給了一部充滿奇觀與歧視的秘魯片【瑪黛努莎】(Madeinusa)。瑪黛努莎是片中女主角的名字,住在一個偏僻的小山村,他即將被村裡的慶典選為「聖潔處女」,她也以此作為理由,拒絕一直想爬上她床舖的親生父親。影片對「亂倫」充滿窺奇色彩,把村人描述成一群封閉的愚民,當闖入小鎮的外國人出現後,立刻成為女主角自動獻身的對象,濃厚的沙文主義令人不耐。最後女主角因為父親毀了母親唯一留下的耳環,憤而用老鼠藥毒死父親,之後個性卻突然急轉直下,奸險地陷害說外國男主角才是兇手,也轉得莫名其妙。諷刺的是本片得獎理由竟是因為這屆競賽片大都圍繞著年輕人、親子衝突、城鄉差距等主題,本片是唯一上述題旨都包含在內的。但這種就題材而選,卻罔顧其扭曲的觀點與平凡的敘事的事實,是否也太矯枉過正了?

台灣電影老少精銳盡出

除了「金虎獎」的競賽以外,「鹿特丹影展」的常設專題還有「未來電影」(Cinema of the Future: Sturm und Drang,也是以新銳導演或風格新穎的作品為主題的觀摩單元)、「世界大觀」(Cinema of the World: Time and Tide,各國近期佳作,特別是能反映文化獨特性的作品)、「大師饗宴」(Maestros: Kings & Aces,作者風格強烈的知名大導演近作)、以及「短片精選」、「實驗電影」、「焦點導演」等。

相較於台灣去年一部片子都沒入選的慘況(唯一跟台灣扯得上關係的片子是侯孝賢的【咖啡時光】,但它是以日本片的名義參展),今年景況好多了。首先是侯孝賢的【最好的時光】被擺在「大師」單元,他所監製、姚宏易導演的【愛麗絲的鏡子】入選「未來電影」。侯導因此出席影展,大會給予高規格的接待,除了一場公開的「大師講座」外,還特別安排侯導跟這次的青年評審團見面談電影,當地的電視台也播出對他的專訪。「鹿特丹影展」其實是較早肯定侯孝賢風格的幾個影展之一,早在他以【悲情城市】奠定國際名聲前,鹿特丹就已經先頒給【童年往事】一座「最佳非歐美電影獎」、以及票選他為「未來大師」。而這回相較於台灣對【最好的時光】討論的冷漠和狹隘,荷蘭倒是對片中所反應的台灣史觀及背後的政治意涵,極感興趣。

另外,鄭文堂的【深海】則進入「世界大觀」。據說本片原本被考慮競賽(大會以為這是鄭文堂的第二部電影),卻因為超出資格(它其實是鄭文堂的第三部劇情長片)而作罷。不過就觀眾票選情況來看,它應該是本屆最受歡迎的台灣電影。

侯季然以七0年代後期到八0年代初期風行一時的「假社會寫實片」(內容通常不脫黑社會、女性復仇)為題材的紀錄作品【台灣黑電影】,則很有創意地被搭配當年代表作品之一的【瘋狂女煞星】(1981,楊家雲導演)一塊放映,被擺在「Cinema Regained」單元。這個單元有許多類似趣味的電影,比方加拿大導演蓋馬汀與依莎貝拉羅塞里尼合作的短片【我爸爸一百歲】(My Dad Is 100 Years Old)是部關於「義大利新寫實主義」大師羅塞里尼的短片,便搭配羅塞里尼當年的經典放映。

我還看了一部重新修復的1960年的寶萊塢鉅片【Mughal-e-Azam】,內容是描寫王子與歌伎不見容於世的愛情悲劇,據說當年花了五百多天拍攝,雖然推出後大受歡迎,卻也令導演傾家蕩產,當時他迫於經費無法全片以彩色拍攝,僅有歌舞場面是彩色,其餘皆為黑白,此番重新修復,則將全片改為彩色,但不是今天的彩色,而是回覆到六0年代的色澤,簡直以假亂真。本片情節雖然老套、意識型態陳腐,但歌舞場面確實相當壯觀,當然,三小時的片長也是跑不掉的。這部片被擺到最大的百代戲院大廳放映,就觀影效果而言,確實相當有意思。

這次台灣所有入選影片的導演幾乎全數到齊,而影展中途剛好碰到農曆春節,和十幾個已經到鹿特丹的台灣導演、選片人在中國城的餐館一塊吃年夜飯,算是相當獨特的圍爐經驗。這次鹿特丹有個關於台灣短片的節目叫「摒息台北」(Breathless Taipei),共有【呼吸】、【荒涼靜漠】等五部短片入選。鹿特丹由於片量龐大,因此可容納的品味也變得更多元,比方這幾年他們對亞洲電影的持續關注,譬如連我們都很陌生的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都有不少作品在此放映,今年還特別做了一個菲律賓電影專題。台灣年輕導演不妨以它作為一個跳板,會是吸引國際注意自己作品的機會。

其他會外獎項得主

菲律賓今年有部走遍世界各大影展的數位同志電影【花漾少年】(The Blossoming of Maximo Oliveros),描寫一個娘娘腔男孩夾處在以扒竊為生的父兄以及一名他所愛慕的英挺警察之間的故事,片中小男主角渾然天成的演出為這部通俗劇電影增加了相當多的神采,加上這是菲律賓開始嘗試以數位拍攝劇情長片的先鋒作品,因此得到各地影展的關注。它在這也和日本片【The Lost Hum】共同獲得亞洲電影推薦獎。

而澳洲電影【死亡,小心穿越】(Look Both Ways)則被選為尚未在荷蘭發行的電影中的最佳影片。這部席捲澳洲各大電影獎的作品,描述一個回家奔父喪的女畫家,途中目睹了一場平交道死亡事件,和前來拍照的新聞攝影師在日後成為一對意外的戀人,而這個攝影師為自己被宣告的肺癌所苦,女主角則無法克制地陷入對死亡的幻想,影片於是不時出現動畫與真人演出的情節交錯,是部動人的小品。

強調人權的Amnesty International-DOEN獎,頒給了法國、以色列聯合拍攝的【Avenge But One of My Two Eyes】。沒在這份考慮名單之列的法國片【隱藏的黑夜】(Nuit noire, 17 Octobre 1961)反而是此類作品中最受觀眾肯定的。看過麥可漢內特【隱藏攝影機】的觀眾應該有印象,丹尼爾奧圖飾演的男主角一直懷疑寄恐嚇錄影帶給他的人,其父母當年即在一場阿爾及利亞移民向法國政府抗議的遊行中「失蹤」,這天就是本片片名所指的1961年10月17日,到今天法國政府仍未誠實地對外公佈當天被法國警察打死、丟到塞納河裡的死者到底有多少(恐怕也難以數計),而本片導演透過多樣資料、人證的蒐集,以劇情片的方式重現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是部讓人看了血脈賁張的作品。

【隱藏的黑夜】原本在觀眾票選獎中一直擁有很高的分數,可惜政治不敵美食,最後功虧一簣,以平均0.1分極小的差距敗給德國片【艾登】(Eden),後者描述一個肥胖但廚藝絕佳的名廚,如何用食物感動了一個女侍,而女侍則軟化了他與世隔絕的個性,但兩人的交流卻讓女主角的丈夫無法不吃醋,美味關係最後引發了友誼與愛情的戰爭。

閉幕,祝好運

「第35屆鹿特丹影展」在喬治克隆尼導演的【晚安,祝好運】中閉幕。當地媒體一路追問影展總監:克隆尼到底會不會出席?最後答案是否定的。總監則無奈地請他們多關注影展裡的新銳和好作品。

媒體對影展的報導,愈來愈強調星光大道、明星禮服,而非電影到底拍得如何的事實,已經成為一種風氣。漂亮的照片固然賞心悅目,但稍微有營養的文字真的這麼難嗎?媒體大都把責任推給讀者愛看,卻忽略本身更積極的功能,如此情境也發生在鼓勵新銳作品、以推薦還未成名的好導演為宗旨的「鹿特丹影展」,想來真是有點無奈與諷刺啊!

今年影展排給媒體、策展人和片商看的特映場,超過275場,雖不到疲於奔命的地步,但每天從早上九點到半夜的看片行程,還是挺累人的。我已經習慣在它多元、甚至有時怪異的品味當中尋寶,相較於戶外嚴寒的天氣,戲院內活潑熱情的影迷所形成的強烈對比,則令人難忘。

「鹿特丹影展」雖然前有「日舞影展」,後有「柏林影展」的「論壇」單元,在類似的宗旨上形成競爭關係,但是就它的積極態度、完善功能、以及大批影人與觀眾的支持,它的重要性還是無可取代的。

最好的時光】電影介紹>>
悲情城市】電影介紹>>
深海】電影介紹>>
晚安,祝你好運】電影介紹>>

 

 



旅人故事

散步的雲 - 日月潭生態民宿

每年至少一次去南投的小旅行
在今年發現了「散步的雲」
確實很令人驚喜more

深活笑話

一鎮之長的鎮長靚顏說笑話

某天小華問爸爸:「爸,生氣、憤怒、抓狂以及哭笑不得有什麼不同?」 小華的爸爸說:「我做個實驗你就懂了。」 於是他翻開電話簿,隨便找了一個叫做林XX的人便撥了電話…. 電話一接通,小華爸爸按下擴音鍵讓小華..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