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地海戰記 Tales from the Earthsea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07-02-15
很不喜歡外界老是將「吉卜力工作室」的動畫一股腦地全推到宮崎駿身上,不僅混淆了另一位大導演高畑勳(【螢火蟲之墓】、【兒時的點點滴滴】、【平成狸合戰】台灣上映時片名取作:歡喜碰碰狸)與宮崎駿在風格上的歧異,這種張冠李戴(有時則是片商刻意混淆)對宮崎駿極度嚴謹的製作態度而言,也很不尊重。

終於,這回【地海戰記】導演宮崎吾朗身份特殊,作為宮崎駿的長子,在被拿來大做文章的同時,也放大了他與父親之間的異同。我一直很好奇片中的男主角亞刃王子在一出場就急著刺殺父親的安排,除了忠於原著,是不是也包藏了導演自身的部分情結,否則為何如此迫不及待?

好吧!以上猜測有些玩笑性質。言歸正傳,這部劇情改編自美國奇幻作家娥蘇拉勒瑰恩的「地海傳說」系列小說的動畫,影片開始簡略介紹了人跟龍原本生活在同一個世界,但後來各有選擇而分道揚鑣,直到龍又出現在人類的疆域、甚至咬噬同類自相殘殺,帶出了整個世界的均衡已經被莫名力量給破壞的危機。然後就是被心魔所困的王子莽撞地殺傷了日理萬機的父王後,展開自我放逐的旅程,在途中先是遇上了深藏不露的大法師,王子甘願擔任法師的的隨從跟著遊歷,接著又結識了從小被雙親虐待且遭遺棄的少女瑟魯。迷惑而恐懼的亞刃王子一度成為壞巫師的同路人,卻在瑟魯的鼓舞下,終於戰勝了自己的心魔。

地海戰記】確實在畫風、鏡位、甚至人物造型上,令人很容易聯想到宮崎駿的作品,尤其是早期作品(影片也有註明參考了宮崎駿的繪本作品)。製作看得出來很用心,但電影魅力仍差上一大截。首先問題是對原著的消化不良,【地海戰記】不是根據一本小說改編而已,而是明顯擷取自不同集然後再組合的結果,這也並非禁忌,但在拼貼過程中,幾名主角的來龍去脈都交代得斷斷續續,讓影片的張力很難聚集。再者,本片對自然的尊重、善惡的對決、長者的智慧及青年的成長等主題,雖有認真挖掘之心,但技巧卻流於平板。同樣的東西在宮崎駿手裡時常透過逗趣、創意的手法和強大的情感張力,寓教於樂;宮崎吾朗的【地海戰記】除了小丑化的士兵,其餘角色都嚴肅得要命,太過說教的結果,反而讓動畫的原始魅力大打折扣,但令人不解的是遇到重要關鍵轉折處,他卻又語焉不詳、草草帶過,以致於觀眾對男主角混亂情緒的由來,一知半解,女主角最後變身的戲碼,也顯得突如其來了。

剛好在讀宮崎駿的「出發點1979∼1996」(東販發行)這本文集,他在其中一篇文章談到動畫與腳本的關係:「讀起來有趣和透過畫讓它動起來有趣,是兩碼子事……動畫電影就像一棵聖誕樹,最引人注目、最讓人想要費心去表現的,總是那些閃閃發亮的裝飾品。可是若沒有枝葉的話,他們要裝在哪裡呢?另外,雖然我們看得到枝葉,但枝葉的繁茂主要還是因為樹幹與樹根為其支柱。所以,對那些裝飾用的小星星、小天使下再多功夫,若沒有根莖,作品根本就是泡影。」而這正好點出了宮崎吾朗在【地海戰記】的缺憾,他當然沒到無根無莖的地步,尤其「吉卜力工作室」堅強的後援,讓電影的根紮得很穩,但整體結構的不均與對原著的消化不良,卻像長歪了的樹幹,即使妝點了動人的歌聲和飛龍在天的視覺震撼,依然難掩這明顯的瑕疵。

這對一個動畫導演的長片處女作要求是否太過嚴苛?「比較」是無法避免的。「宮崎」這個姓氏對【地海戰記】而言,既是令人稱羨的資源,也是他不得不面對的壓力。宮崎吾朗是否能像他片中的亞刃王子撥雲見日,還有待觀察。

 

 



旅人故事

散步的雲 - 日月潭生態民宿

每年至少一次去南投的小旅行
在今年發現了「散步的雲」
確實很令人驚喜more

深活笑話

平凡無奇的平民Alex說笑話

我已經暗戀她兩年了,可是始終沒有勇氣向她表白。 一天,在朋友的鼓勵下,我終於寫了一份充滿愛意的情書。 可是,幾次見到她,那隻緊握情書的手總是無法從口袋里拿出來。 就這樣,浪費了好幾次機會,情書已變得..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