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投名狀 The warloads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08-01-10
投名狀】語出「水滸」,納名其中,表示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福禍相依,患難相扶。但劇情則取材自滿清四大懸案之一的「刺馬」案。

1870年(也就是同治9年)兩江總督馬新貽遭刺客張汶祥殺害,之後張汶祥被判凌遲,但殺人理由一直眾說紛紜。這個事件被搬上電影電視多次,尤以武俠巨匠張徹1973年導演的電影【刺馬】最為著名,在這個版本裡,際遇落魄卻一表人才的馬新貽(狄龍),和山賊黃縱(陳觀泰)、張汶祥(姜大衛)不打不相識,反因氣味相投而結為莫逆。馬新貽雄才大略,先帶領兩名義弟擴張黑幫勢力,再由黑翻白、就地合法,結果既為朝廷所用,又成為集團裡的領導份子。然而他和義弟黃縱的妻子米蘭(井莉)暗生情愫,後來殺弟奪妻,毀壞了兄弟結義的誓言,於是張汶祥痛下殺手,親刃義兄,然後慷慨赴義。這也成了大部分觀眾對這個懸案的認識。

當年張徹讓向以正派形象聞名的狄龍,飾演殺兄弟、奪人妻的馬新貽,不但讓狄龍獲得金馬獎優秀演技特別獎的肯定,一場水邊濕身、狄龍展露雄健肌肉與井莉天雷勾動地火的煽情戲,更是華語電影經典的「男色」場面。然而有【刺馬】珠玉在前,不禁讓人好奇陳可辛首度挑戰陽剛戲路的能耐;再者馬新貽後人對舊版的詮釋已有異議,此番再拍更是質疑重重。因此,影片索性改叫【投名狀】,片中要角全都改名換姓,不讓人有對號入座的爭議,也強調了並非按本宣科的照樣翻拍。

電影以太平軍之亂為背景,從清軍將領龐青雲(李連杰)兵敗,靠著裝死逃過一劫,就已暗示他可以追求生存而不擇手段;然而在破屋與徐靜蕾飾演的女主角坦承懦弱的表現,又說明了他並非沒有是非道德的掙扎。這個角色大概是李連杰有史以來演過最複雜的一個,他可以拿不能欺負窮人為由堅持要違紀姦淫民女的小兄弟伏法,卻又用兵不厭詐當藉口而叫手下殺光手四千名手無寸鐵的降兵,雖然他一再聲稱別人日後一定會明白他是對的,事實上我們看到的卻是一路往野心迎去的背叛與矛盾。

如果以片中的戰爭,來作為解讀本片最為重要的組段。那麼在三人結盟後的第一場戰役裡,龐青雲受傷,原為山賊老大卻甘心排名第二的趙二虎(劉德華)、天真崇拜他的老三姜午陽(金城武),外加以寡擊眾的弟兄們,將他圍在圓心中保護他的行徑,這真正的義氣,是感動過他的(畢竟他不曾這樣對待過當初率領的部下)。

然而隨後的蘇州一役,不但漫長、狼狽、殘酷,也讓投名狀的裂痕,清楚展現。為了解決困局,龐青雲可以去和當年坐視他兵敗的仇人協調談判,而身為一介莽夫的趙二虎卻在大哥和老三前去求援的時候,身先士卒,一人潛伏進城,他說他想作英雄,但這句「英雄」卻道出了本片最荒涼的意義。

其實蘇州將領一眼就看穿他,卻執意跟他單挑,又故意死在他的劍下,只因經年耗戰無糧,唯有如此,才能保全自己的立場與名譽,又讓坐困愁城的官兵百姓有活路可退。這場戲清楚展示了陳可辛的情感觀點,兩個原應對立的大男人反而在你死我活中產生一股惺惺相惜的情感,當劉德華抱著死在他懷理的敵軍領袖墜入水池,這曖昧的姿態形成了視覺上的同盟關係,說明了戰場上必然敵對的荒謬與男性義氣的跨越性。

果然,他如英雄凱歸的豪情沒維持多久,就在大哥衡量現實,決定撲殺已經投降的蘇州官兵,而毀滅了。劉德華飾演的二虎大喊:「人無信就是畜生!」因為他答應了死在懷裡的敵人,會保全這些人的尊嚴與性命的。李連杰飾演的龐青雲卻斬釘截鐵地回應:「兵不厭詐,這是戰爭。」因為他要的是最後的勝利,這違背人性的作法只是必要的過程。既說明了兩人個性的迥異,也預埋了日後反目的伏筆。相較之下,徐靜蕾在兩人當中的矛盾催化作用,遠不如上述的觀念對立來得劇烈。

而金城武飾演的老三,在電影裡幾乎是無性慾的(至少對異性),但是他對兩位兄長的崇拜卻耐人尋味,那幾乎是種愛慕的轉移,這也讓他最後得知大哥設計陷害二哥時,他首先做的,竟是去殺掉二嫂,彷彿天真地以為「女人」就是破壞三人近乎完美的同性關係的禍源,而當這樣也無力回天後,他的報復竟有種玉石俱焚的意義。

如果是野心讓投名狀所象徵的忠誠義氣變質,那戰爭就是具體的化身。對於戰爭的醜惡,陳可辛也貫徹反映在他對美指與武指的要求上。去年才以【滿城盡帶黃金甲】入圍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的奚仲文,因此反其道而行,不但沒有金光閃閃,還把戰爭實況的質感全擺到演員身上,雖然有人認為三位大明星還是太好看了點,但相較之前幾部華語武俠大片的造型處理,他們在本片大多數時間應該稱得上篷首垢面了。場景設計也是一副破敗粗礪,逼真之餘,也讓整體風格合乎要求。更讓人意外的是早把武俠片鋼絲技術用到出神入化,人物根本都用飛的程小東(【東方不敗】、【英雄】),也收斂起他完全罔顧地心引力、如飛如舞同時以一擋百的動作風格,甚至放棄了許多具體的招式,而透過近身搏鬥,凸顯戰爭是豁出性命而沒有優雅與神功附體的。

「戰壕」在此成了非常重要的意象,它是戰爭最真實也最不光榮的一面,人困在裡面,不像在打仗,反而更像在腐爛、在等死。因此黃岳泰的攝影也呈現出包圍蘇州時,那絕望到底的黑。就連李連杰與徐靜蕾的「激」情,也不再是張徹那種意淫的「肌」情,而是在彎曲戰壕中的追逐,正因為沒有了花前月下,而是置之死地的誠實表白,原本不應被接受的情感,在此也有了一股轟然的力量。

然而這一切掙扎,本是建立在兄弟間的誓言與義氣上的。當戰爭、功名,強迫人必須做出取捨,或是人自己禁不起誘惑,被辜負的情義也終將成為反噬的力量。陳可辛透過這部野心之作,一方面要證明他粗獷得起來,而且力道十足;另方面也不放棄他擅長的情感衝突。男兒的豪邁、野心,與他們的柔情、淚水,也就並存不悖。這部片裡的每個人幾乎都在哭,除了那些安坐在朝廷大位上的人物例外(幾位老牌演員飾演的官僚可陰險得很)。這也讓最後的結局更添荒謬與悲劇意涵:你用盡心機、付出一切(包括部分靈魂與很多情感)換得的功名地位,卻終究躲不過政治機關的盤算。原以為別人是你的墊腳石,結果自己才是那顆注定被犧牲的棋子。

投名狀】可以說是一部假托歷史,其實在諷刺戰爭、政治,進而哀嘆這兩者對人性尊嚴、感情信誓的蠶食鯨吞。儘管片中小瑕難免,例如龐青雲被接受到搖身變成頭頭的部分,就稍嫌簡略;徐靜蕾到後半部個性模糊到有點可笑的變化,也算是敗筆;但陳可辛跨越自己擅長的格局與題材,以及從中展露的觀點變遷,甚至幾位明星的表現,卻是猶有可觀,甚至耐人尋味的

 

 



旅人故事

散步的雲 - 日月潭生態民宿

每年至少一次去南投的小旅行
在今年發現了「散步的雲」
確實很令人驚喜more

深活笑話

平步青雲的子爵fishs說笑話

超冷問答 Q101阿雅、阿寶、阿金誰是太平公主? A...阿寶→因為寶特瓶 Q102晚上12點整要做什麼事情? A...抱佛腳→因為零時抱佛腳 Q103爺爺、爸爸、弟弟誰聽了媽媽的話會流眼淚? A...爺爺→因..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