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2008台北電影節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08-06-26
台北電影節「揀」影(二)蝴蝶

暌違了五年多,終於看到張作驥的新作【蝴蝶】。表面上還是處理他最擅長的男性、黑道、家庭、死亡等議題,但這次如降地獄般的苦無救贖,卻讓我有點驚訝。

影片從男主角一哲出獄回到南方澳的老家開始,片頭字幕交代了南方澳這塊地方的獨特歷史,而一哲正是渡海而來的日本父親與蘭嶼母親的愛情結晶。然而童年的歡愉過於短暫,日籍父親狠心離去,思念他的母親則跳海自殺,失孤失怙的一哲卻終其一生地被親情鎖鍊緊緊纏住,甚至為了替弟弟頂罪而坐了三年苦牢。此番出獄,看似新的開始,但弟弟的舊仇並未因他的犧牲而解決,父親又在此時回來。平靜過日淪為無望,換來的卻是玉石俱焚。

張作驥前兩部作品【黑暗之光】與【美麗時光】的結局,其實也不脫死亡;但他總在最寫實的時刻開啟想像的鑰匙,於痛苦的現實灌注幻想的活水,悲憫而不拘泥,動人之餘,也獨樹一格。但【蝴蝶】卻是徹底絕望的:弟弟的女友死在混混開槍示威的玩笑子彈下,讓他瘋狂地拿著爸爸原本要送給哥哥的刀子狂殺對方,說明了父子、兄弟彷彿詛咒的宿命牽繫;也讓一哲後來開槍弒父,無論是夢還是現實,都成了忍無可忍的逆倫宣洩。而這勢必要付出代價的,最後選在童年曾是樂園、現在只剩荒煙蔓草的記憶之地,導演讓仇家的武士刀從一哲背後硬生生刺進腹腔,又狠狠抽出,死前那刻駐留在刀尖上的蝴蝶,與其說是惡靈(片中說蘭嶼住民相信蝴蝶是惡魔的靈魂),不如說是一切痛苦的解脫。然而沒有一個人從誰的夢境或想像中復活,所有亡靈都像封印般地沈在冷冽的現實中,只剩招魂的傀儡在淒清的海岸孤伶伶地擺弄。

可惜在進入這個把自己都拿來獻祭的猛烈儀式前,【蝴蝶】整部電影都只能沒有元氣地飛翔。男主角活在逃不開的人際網脈裡,但這些牽絆著他的角色卻都被模糊地帶過,無論是一再以文藝腔的台語畫外音為影片作註腳的無言女友,或是血氣方剛的弟弟與仇家,以及背後那個如漩渦般的家庭關係,都顯得有氣無力又語焉不詳。原本一些非職業演員所建立的生活式情調,也有頭無尾。如果這散漫的理由是為了「詩意」,那絕對是美學上的一種誤解,因為這些破碎的細節,並未蛹化成功,也讓石破天驚的收尾,有變身般的驚喜,卻沒有足夠的基礎讓它展翅。也許張作驥也到了需要破繭而出的時刻。

 

 



旅人故事

散步的雲 - 日月潭生態民宿

每年至少一次去南投的小旅行
在今年發現了「散步的雲」
確實很令人驚喜more

深活笑話

一人之下的公爵夜行僧說笑話

豆豆之快樂的天竺鼠 我想養土撥鼠,可是爸爸說家裡沒有土不能養,土撥鼠住在這裡會不 快樂;如果土撥鼠要有土才快樂,那天竺鼠是不是要有天空才行呢? 以後我養天竺鼠,一定要把它綁在風箏上,讓它快樂,我自已..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