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宋存壽電影文物暨作品回顧展 Song Chun So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08-07-27
一個導演的生命要怎麼評價:是看他最傑出的作品到達什麼高度?還是從他屹立不搖的時間長度來衡量?如果從前者來論斷,宋存壽光靠【破曉時分】(1967)和【母親三十歲】(1972)就足以留名影史,而且佔據了極重要的位置。從後者來看,他發光發熱的期間似乎不夠,但如果我們再仔細去檢視那些夾在文藝或古裝潮流的類型電影,其實珠玉甚多,至少【窗外】(1973)、【此情可問天】(1977)都是擲地有聲的。

1930年生於江蘇江都的宋存壽,1949年前往香港,旋即考入香港文化專科學校新聞科,半工半讀,在嘉華印刷廠擔任會計練習生時,認識了當時擔任會計助理的胡金銓(1931∼1997),兩人志趣相投,經常結伴觀賞電影。後來胡金銓到電影公司當美工,宋存壽經他介紹認識了李翰祥,再由李翰祥介紹進入羅維經營的四維公司,編寫【多情河】電影劇本,這是宋存壽首度接觸電影實務工作。次年轉入邵氏擔任編劇,但宋存壽自稱當時並無成績可言,於是再由場記做起,於1961年擢昇副導演。

宋存壽早年編劇的電影,多有風靡一時的主題曲或插曲搭配,譬如【多情河】(1955)、【一夜風流】(1956)、【茶山情歌】(1960)等,【歌迷小姐】(1959)更多達十五首插曲;這些歌詞多為李雋青所作。1963年,宋存壽與王卜一、蕭銅協助李翰祥【梁山伯與祝英台】編劇,之後並隨李翰祥來台,擔任【七仙女】、【狀元及第】及【西施】等片的副導演,至1966年才首次執導【天之驕女】,正式展開導演生涯。宋存壽曾在「我的五十回顧」一文寫道:「那時正是黃梅調末期,觀眾對歌唱片已漸失掉興趣,加以成績平平,並未受到注意,那只是通過了一場導演的考試。」

宋存壽導演的第二部作品【破曉時分】(1967)改編自朱西寧的小說,以男主角第一天當差的經歷,刻畫衙門陋風、陷良入罪的奇觀,卻能在形式技巧與批判角度上,開創國片前所未有的格局,而深受當時影評人與知識份子的器重。而由於胡金銓的【龍門客棧】大受歡迎,眾人競拍武俠片的風潮下,宋存壽也試拍了一部【鐵娘子】(1968),結果失敗,之後他也不再輕易嘗試武俠類型。

根據瓊瑤小說改編的【庭院深深】(1970)是宋存壽第一部時裝片,雖然導演自己並不滿意,上映後卻極為賣座。「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感受讓他不再嚴選體材,而在一年之內拍了三部電影。當評論逐步感到失望的時候,李行主持的大眾電影公司邀請宋存壽拍片,他提供了於梨華的小說「母與子」,旋即被採用,電影改名為【母親三十歲】(1972),本片描述從小目睹母親偷情的男主角,與母親愛恨交織的關係,銀幕上的「壞女人」在宋存壽的鏡頭下,竟能拋開當時文藝電影的刻板教條,流露豐沛的人性,更凸顯了導演寬容的態度。

同時,宋存壽與友人合資拍攝【窗外】(1973),本片堪稱「瓊瑤電影」的首選之作,片中師生戀的描寫,對於愛情灰色地帶的複雜掌握,遠遠超過無病呻吟的時代潮流,卻因原著作者抗議版權問題告上法庭而始終未能在台灣公映,而宋存壽慧眼挖掘林青霞主演【窗外】,也成了影迷津津樂道的軼事。宋存壽當時不少作品都肯起用新人,【早熟】(1973)的恬妞,【秋霞】(1975)的陳秋霞,皆由他的作品步入影壇。林青霞第一部古裝片【古鏡幽魂】(1974)也是宋存壽執導。而他細膩的感情與寫實的筆觸,讓【此情可問天】(1977)對林鳳嬌溫柔賢淑的形象,作了極為驚人的重新開發,由此可見他不僅透過電影塑造明星,甚至也顛覆明星。

宋存壽的突出,時常超出當時觀眾的習慣與理解,經過時間的淘鍊,卻彌足珍貴。但不利的環境,也讓部分作品受制於成本與時限,而成為犧牲品。從【天之驕女】至1982年的【老師,斯卡也答】為止,宋存壽總共執導了26部電影。他擅長以景寫人,往往在一些平實的描繪與環境中烘托出充滿人味的感情世界。而他人文主義的胸襟,讓他在刻畫轉型的社會文化,以及人與制度規範的衝突時,不致落入教條。紆緩而不張揚,卻更顯得內蘊涵光。而這種質樸的藝術風格與他清淡平實的個性,相得益彰。在回顧台灣電影史時,宋存壽細膩謙沖、寬容為懷的影像世界,是絕不容忽略的一頁。

可惜即使像我這樣的影迷,認識宋存壽的電影也都要一波三折。他拍【破曉時分】(1966)我還沒出生;【母親三十歲】(1972)我也才三歲;稍長懂得去看【秋霞】(1975)、【第二道彩虹】(1976),都是衝著女主角的名字。所以在我已經懂得把李行、李翰祥拿來崇拜的童年記憶裡,並沒有宋存壽。直到高中開始把電影書當休閒囫圇吞棗,才偶而讀到這三個字。記得在一次「台灣新電影」的座談會上,吳念真、黃建業、謝材俊等人一字排開,好像是吳念真吧,突然迸出一句:「【破曉時分】和【母親三十歲】是台灣新電影之前最震撼的國片。」諷刺的是當時滿街都是MTV視聽中心,任何說得出名字的外國片,沒有找不著的。但每次提問這兩部傳說中的電影時,得到的答案永遠是否定的。而未滿十八歲不准加入的規定,也讓我無從自電影圖書館得到解答。

時至九0年代,電影圖書館更名為電影資料館,在一系列台灣導演的專題回顧中,我終於看到宋存壽的電影。在座談會上更驚訝地發現,原來宋導演就是我時常在館裡遇到的伯伯,沒有三頭六臂、威嚴辭色,反而像是個和藹可親、愛看電影的老影迷。這就是以驚人的勇氣與高度藝術張力直破官衙文化;以無比的人文寬容洞悉蕩母癡兒的深層心理;甚至將瓊瑤小說推上前所未有的深刻境界的宋存壽嗎?遲來的交會,絲毫未減損這些影片對我的衝擊和啟迪,甚至遠超出預期。只是我沒有想到,要補齊台灣電影史這璀璨的一頁,竟是如此曲折。

我一方面懷疑自己是否感情用事,更覺得有必要讓學生認識這段塵封的影史,於是鼓吹他們在學校辦了一個小小的「宋存壽回顧展」。座談那天下午,社團幹部在電資館巧遇導演也在看片,於是一路從電資館聊到輔大,提早了好幾個小時抵達,一群人簇擁著他問東問西,我只怕導演的體力是否負荷得了接下來還有的座談。任誰都沒料到,當電影放映結束,擠著滿坑滿谷的觀眾想起激切的掌聲,聽得出那份由衷的讚嘆,以及發現新大陸般的振奮。原本我只打算把座談弄得像茶會一般輕鬆閒聊,但人多到只好臨時找了個擴音器「喊話」。結束後一條人龍等著請導演在特刊上簽名,宋導演似乎有些激動,這些年輕孩子的反應出乎他、甚至也出乎我的意料。

之後當這個社團十週年慶,決定從過往放映過的成千影片裡選出最有意義的十部電影時,【破曉時分】榮膺開幕片。社慶當天,導演再度風塵僕僕地趕來學校,他是我們最年長的榮譽社友,卻依舊客氣得不願上台致詞,卻陪所有同學再看了一次電影,然後留下來回答所有問題。

所以當2001年金馬獎決定將終身成就獎頒給宋導演時,我們這群跟導演關係可說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小朋友,高興得通報消息、互相慶祝。宋存壽的作品,是台灣電影人文主義的里程碑;然而宋存壽的際遇,卻是這塊土地電影史的荒涼註腳。他雖然成就過多部經典,個人卻從未獲得金馬獎提名,這是「過去」慣把主題意識是否「正確」列入首要條件的評選方式,消受不起他的「傑出」。而我竟然在宋存壽離開影壇十年後(1982年的【老師,斯卡也答】是他最後一部執導的電影)才輾轉看到他的作品,更像一齣哭笑不得的荒謬劇。這座獎,彌補的不僅是金馬獎過去的虧欠,也是本地電影史的一則警惕:還有多少前輩人才的藝術生命曾在斑駁的台灣電影史中被推至幽暗谷底,而我們挖掘出了多少?

宋導演晚年被帕金遜症纏身,不過2004年我替國民戲院系列影展策劃了一個全部由華語片組成的「鬼魅影展」時,也邀了他的【古鏡幽魂】。開幕記者會上,瘦弱許多的宋導演與台語片【地獄新娘】導演辛奇雙雙來站台,那是我最後一次跟他談話、合影。之後陸續得知他進入安養院,去年在香港電影資料館「李翰祥回顧展」的展場影片中看到他的受訪畫面,百感交集,除了感動,還有欷噓。

我是沒什麼資格談宋導演的,比我認識他的影壇宿耆比比皆是。我的囉唆陳辭,更無法匹配宋導演溫厚淡薄的涵養。只不過經由這個晚輩的自暴其短,說不定更能彰顯他作品超越時代的永恆價值!

後註:宋存壽導演電影DVD在市面上能找到的十分有限,流傳最廣的應該是【母親三十歲】,但此片DVD畫質實在令人不敢恭維。另外,柯俊雄、胡燕妮、李湘、秦祥林主演的【輕煙】、宋存壽的最後一部電影【老師,斯卡也答】也有DVD。香港則有發行【早熟】、【秋霞】、【第二道彩虹】等。最值得把握的還是7月25日至31日在台北光點舉辦的「宋存壽電影文物暨作品回顧展」,多部難得一見的代表作免費播映(http://www.ctfa.org.tw/programming/pro_show.php?proID=98)。
關於宋存壽電影的相關評價,個人部分請參考「影迷藏寶圖」一書的「台灣電影的性啟蒙」,以及「2001金馬影展特刊」」的「影響人物—宋存壽」

 

 



旅人故事

散步的雲 - 日月潭生態民宿

每年至少一次去南投的小旅行
在今年發現了「散步的雲」
確實很令人驚喜more

深活笑話

加官進爵的男爵賤狗說笑話

孔子的論語--人生的志向篇---好笑版 有一天,孔子與幾位弟子閒聊 孔子問大家:「何不讓我們來談談每個人的志向呢?闡述一下你要如何實現人生.....。」 子路說:「給我一個夾於兩大國之間,受著企業外移、股..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