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貧民百萬富翁 Slumdog Millionaire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09-03-20
貧民百萬富翁】(Slumdog Millionaire)電影本身的際遇就像它的劇情一樣富有傳奇色彩。儘管改編自暢銷小說【Q & A】,但是當知名度更高的【追風箏的孩子】(The Kite Runner)先一步搬上銀幕反應卻不如預期後,外界也不看好這部多達百分之二十篇幅講北印度語的片子,然而自從去年9月在北美最重要的電影試煉場「多倫多影展」贏得滿堂彩,獲得觀眾票選最佳影片後,就一路士氣如虹,連奪美國各大獎項,上映廳數也從去年11月首映時的10廳暴增到今年2月的1724廳,成為近期全世界最夯的另類「大片」。匪夷所思的是,這部讓奧斯卡「沸騰」的電影幾乎全數在印度拍攝,讓人不禁想起21年前在同一個頒獎典禮上大放異彩的【末代皇帝】(The Last Emperor),只不過兩部電影的主人翁命運大不同,一個生下來就是貴族,另一個卻來自貧民窟。

貧民百萬富翁】的主角沒有學歷,更沒有家世,然而這個不滿20歲的大男孩卻在難題重重的益智節目過關斬將,而距離最高獎金只有一步之隔的時候,被節目與警方懷疑作弊。畢竟這些五花八門的問題,就連博士也難一時全數答對,何況是個伺候茶水的小廝!就在影片交叉穿梭在「警局問訊」與「節目現場」兩個空間,透過男孩的辯駁與回憶,原來這一個個被視為「知識」的答案,都來自他的「真實體驗」。調皮無憂的童年以及對電影明星熱烈崇拜的集體情結,讓他輕易就能答出1973年最受歡迎的電影明星;但接下來的問題,從宗教、音樂、貨幣、地理、運動到文學,竟也如命定般地緊扣他的成長歲月,此時「巧合」只是一種說故事的技巧,重點在進入生活底層後,每一次的閃回和倒敘,都像橫刀切入生命,血淚斑斑。宗教迫害讓他變成失親失怙的孤兒,兩兄弟和一個遭遇類似的女孩成了相依為命的小小三劍客。卻又在戴著聖人面具的人蛇魔爪下,慘然失散。為了生存,小小年紀的他們必須在同樣不友善的黑白勢力中穿梭,偷拐搶騙。然而當兄弟都免不了鬩牆時,愛情也成為遙不可及的幻夢。

關於印度在電影裡的呈現,我們至少看到以下這幾個迥然不同的面貌:【小小攝影師的異想世界】(Born Into Brothels: Calcutta’s Red Light Kids)的紅燈區和貧民窟;【寶萊塢生死戀】(Devdas)的豪門大院、歌臺舞榭;還有【雨季的婚禮】(Monsoon Wedding)的新興中產階級與留洋新貴;到底哪一個才是真實的印度?或者全部都是。而【貧民百萬富翁】竟然把這幾個看似矛盾的印度,全數結合在一起,表面上穿針引線的是片中的益智節目,事實上卻是主人翁曲折離奇的生命軌跡。

賽門鮑弗伊(Simon Beaufoy)的改編雖然忠於原著精神,但內容細節卻作了大幅搬移。先是男主角不再是父母不詳的棄嬰,而且還有一個性格迥異的哥哥;他愛的女孩也不是長大後才遇到,而是從小和他藕斷絲連、甚至引發兄弟決裂的關鍵人物。亦即每個角色承擔的戲劇性功能,往往是小書裡多個人物的總和。而且令男主角生命立體浮現的益智問答題目,在電影也有很大的改變。更有甚者是在敘事結構上,由於比賽題目通常由簡入難,而且主題不會重複,因此小說男主角的生平遭遇就不能按照時間發生的順序開展,而必須遷就題目,把時間打亂;電影則剛好相反,大幅改變益智問答,除了避掉小說一開始就接連拿同性戀、吸毒(尤其是西方神父的敗德)作文章的敏感外,也是為了讓題目順序比較配合主角成長的順時性結構。

如果說,這個僅忠於原著精神卻勇於大刀闊斧更動細節而讓益智問答與真實人生更緊密相扣的劇本,表現了賽門鮑弗伊聰明、漂亮的編劇技巧;無疑的,也提供了導演丹尼鮑伊(Danny Boyle)更上層樓的機會。他在【猜火車】(Trainspotting)、【28天毀滅倒數】(28 Days Later)就玩得出神入化的攝影、剪接手法,並未因鏡頭伸向印度就變得陌生或軟弱。相反的,從主角開始回憶起小時候在貧民窟跑給警衛追的場面,那令人屏息的攝影機運動和凌厲敏銳的剪接,就已有力地帶出影片的氛圍。而它又與現在式的凝重(無論是攝影棚內的緊張或是警察局裡的低壓)達成緩急交錯的出色共鳴。加上轉場手法快速自然,也解決了結構可能流於呆板的疑慮。遑論優美道地的配樂、渾然天成的表演(尤其是片中的兒童演員),更讓全片的情緒感染力大增。

貧民百萬富翁】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佛南度梅瑞爾斯(Fernando Meirelles)震驚國際的巴西片【無法無天】(City of God,也曾提名過奧斯卡最佳導演),他們皆以好萊塢也不得不為之瞠目的緊張節奏,千迴百轉地把一個男孩的成長歷練變成凸顯盤根錯節的社會問題的縮影,而幾乎每個劇情轉折皆能準確命中要害——無論是問題的核心或是觀眾的淚腺——差別在於【貧民百萬富翁】的導演不是當地人,而是被認為帶有優勢地位的西方白人。因此我們大概可以想像:隨著它在奧斯卡的豐碩成果,勢必引發「外來觀點是否有消費貧窮和剝削弱勢」的爭議。不過這樣的批判會不會太「理所當然」也值得思考。我的意思是:如果僅以拍攝者的膚色和身份先入為主,或者把獎項與票房當成原罪,那無論內容是什麼,不就變得無關緊要,而本末倒置了嗎?

或者我們可以換另一個角度來看,丹尼鮑伊是否在【貧民百萬富翁】完成了一場奇異的組合?他從獨立製片時代所建立的特色,不但依舊能在一個理應陌生的土地上顯示相當的靈活與力道,甚至可以和算計精準的改編劇本共容不悖。好萊塢主流與獨立製片看似對立的美學,在此幾乎融為一體。這種「混合」,會不會成為現代電影的新主流呢?

延續這個角度,本片看似芭樂或近乎誇張的結尾就更饒富趣味了。為什麼在峰迴路轉、但針針刺向印度沈痾的寫實筆觸後,除了苦盡甘來的大結局,還要來段團圓後的車站歌舞呢?沒有它,對劇情本身並無影響;但有了它,卻變成一種對印度(寶萊塢)電影工業「無歌不成片」傳統的諧仿與後設。它的不真實,反而有種後現代的拼貼趣味,卻也自我顛覆,承認了最後的happy ending確實只是一種「夢幻」。問題是我們要看到哪裡為止:是皆大歡喜前的造化弄人;還是有情人終成眷屬?而我則對最後一刻這個某些人眼中「狗尾續貂」的歌舞感到耐人尋味。

不過無論你的焦距落在哪裡,都很難否認它大概是今年奧斯卡最具樂觀主義精神的電影,像狄更斯的小說,苦難與考驗是為了讓最後的果實更甜美。當【自由大道】(Milk)的西恩潘(Sean Penn)、【經典老爺車】(Gran Torino)的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都必須以性命成全理念;【請問總統先生】(Frost/ Nixon)、【真愛旅程】(Revolutionary Road)、【為愛朗讀】(The Reader)直指公眾到私人領域無不充斥背判和妥協;就連【班傑明的奇幻旅程】都有卡崔娜颶風不斷提醒故事以外現實的殘酷;英國導演去印度拍的【貧民百萬富翁】,反而在這個從小就不惜跳進糞坑也要「力爭上游」搶到巨星簽名、堅守承諾非找到心上人不可的男孩身上,找到好萊塢最擁護的精神。。

 

 



旅人故事

散步的雲 - 日月潭生態民宿

每年至少一次去南投的小旅行
在今年發現了「散步的雲」
確實很令人驚喜more

深活笑話

加官進爵的男爵達安說笑話

打卡時,總經理對女同事們說: 「美麗的小姐們!要不要來個腦筋急轉彎?」 眾脂粉們心想,又來了。 「聽好喔:【什麼東西最硬?女孩子最喜歡,特別是結了婚的女人,更是愛死了。】 腦筋急轉彎!開始!」 眾..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