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破碎的擁抱 Broken Embraces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0-04-23
阿莫多瓦(Pedro Almodovar)的2009年作品【破碎的擁抱】(Broken Embraces)是個感傷的愛情故事。14年前,一個前程似錦的西班牙導演(Lluis Homar飾演)愛上了被富商包養的女明星,兩人拋下未剪接的影片私奔,卻因一場車禍天人永隔。

然而,角色的身份,也讓它勢必成為一部關於電影的電影。

影片一開始,我們就先透過攝影監視器的畫面看到一個拍片現場,工作人員代替女主角先定位,然後正牌的潘妮洛普克魯茲(Penelope Cruz)這才入鏡。這個宛如序場的片頭,既可被視作【破碎的擁抱】、也可以被當成片中片(也就是男女主角在片中合作的【女孩與手提箱】)的幕後紀實。

然後跳到一對眼睛的特寫,宛如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火車怪客】(Strangers on a Train,1951)的做法,阿莫多瓦刻意強調瞳孔反映出的影像,而諷刺與殘忍的是,鏡頭拉開,這對眼睛竟是屬於一個盲人的——我們透過他的眼睛看,他卻什麼也見不著。

而這個盲人正是14年前在車禍中失去愛人也失去視力的新銳導演,他現在改用「哈利肯恩」這個彷彿從好萊塢電影選出來的名字,他無法再拍片,卻繼續寫劇本。

然後一則富商的死訊,一個不速之客的來訪,還有幾個巧合與意外,讓他開始跟年輕的編劇助手說起十幾年前那段往事,影片遂在現實與回憶間開始來回穿梭。揭曉的除了年輕助理好奇的往事,甚至包括了說故事的人不清楚的祕密。

我第一次看這部電影,是在2009坎城影展。雖然早在首映之前,就有風聲傳出本片並不如阿莫多瓦的前作優異。事實也是如此。但阿莫多瓦非比尋常,他最差的作品還比許多導演的畢生代表作來得有看頭!何況哪有每部作品都在高峰的?除了創作必有起落,更重要的是作品如何反映了作者,以及做為觀眾的我們感受了什麼?這種能力阿莫多瓦從來不虞匱乏,觀賞了感傷多於喜趣的【破碎的擁抱】,發現還是有不少耐人尋味的蛛絲馬跡,可供咀嚼。

例如片中的男主角從電影導演變成盲人編劇,故意改用另一個名字創作。這種「雙重身份」並非間諜或特務的專利,有時只不過是人們想要忘卻或掩埋的偽裝罷了!而且仔細再想,「哈利肯恩」並非他瞎了以後才用的,而是始於他跟愛人雙宿雙飛時在旅館登記的化名,因此也是決意展開新生活的表徵啊!

而片中所有的角色幾乎都有這類「雙重性」:潘妮洛普克魯茲為了被醫院轟出來的癌末父親而做應召,「孝女」與「妓女」可謂並存不悖(我很喜歡當問題獲得解決後,潘妮洛普克魯茲的母親望著女兒背影離去的眼神,她是否猜出了背後的祕密?)而小潘潘先委身於對家人有恩的大老闆,兩年後又移情別戀才華洋溢的導演,幸好有阿莫多瓦,這種女人才不至於被簡化為腳踏兩條船或移情別戀的淫婦;而這種從通俗劇(melodrama)電影的芭樂元素出發,卻屢屢打破當中的保守與剝削,賦予情慾更多尊重與主體性,進而顛覆偏見的暢快淋漓,正是阿莫多瓦廣受歡迎的主因,因為他可以很通俗卻從不流俗。所以我們也不必太意外理應抱著情傷痛苦一世的男主角,在電影開場就先跟扶他過馬路的妙齡女郎在客廳「炒飯」。有趣的是你明知他們在幹那檔事,但阿莫多瓦的攝影機運動硬是從沙發背面橫移而過,只聽得到嬌喘吁吁和看到露出椅背的「腳趾頭」,你說他情色嘛,其實他只不過是誘發觀眾自己的想像力!

然而「享受人生」也不是那麼容易說到做到。沈溺愛河的有情人感受不到失戀者的痛苦與嫉妒,因此家財萬貫的企業家不僅派出想當藝術家的兒子就近監視情婦與導演,就連對男主角忠心耿耿的女製片經理(由【玩美女人】的感人鄰居Blanca Portillo飾演),都因痛苦和嫉妒而背叛了他。

企業家兒子是個很有意思的配角。他和父親一樣結了兩次婚也離了兩次婚,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同性戀;他痛恨父親就像他兒子痛恨他。父與子,這個在阿莫多瓦電影較少觸及的連結,卻成了【破碎的擁抱】一條很重要的副線。男主角曾說他想寫一個劇本,是關於美國劇作家亞瑟米勒(Arthur Miller,他的代表作包括【推銷員之死】、【熔爐】等,但對戲劇圈以外的人而言,他最有名的事蹟卻是和瑪麗蓮夢露的短暫婚姻)有一個得了唐氏症的兒子,從小就被他送走,亞瑟米勒不去看他、也不願意提他,然而多年後在一個公開演講的場合,長大的兒子上台擁抱了父親,對兒子很殘忍的父親不知所措,兒子卻說:「爸爸,我以你為榮。」同樣是被父親所摒棄的兒子,本片的富商之子卻複製了父親某些行為卻又憎恨父親,而呈現了與男主角所說的故事問題相似但結果迥異的對照關係。父子的牽連還不僅於此,因為白天幫男主角弄劇本、晚上在夜店做DJ的年輕帥哥,最後從他老媽(也就是女製片)口中得知生父是誰,也為父子關係拉出了第三條面向出來。

阿莫多瓦近年很喜歡在片中暗藏他對某些電影或影人的喜愛。【破碎的擁抱】有場戲幾乎就像楚浮(Francois Truffaut)的【日以作夜】(Day for Night,1973),只不過楚浮透過書、阿莫多瓦用DVD,一一唱名所愛的導演與片子。而【破碎的擁抱】在朗誦了一堆經典名片後突然跳出一部聽起來俗不啦嘰的【地老天荒不了情】(Magnificent Obsession,1954),其實這是好萊塢通俗劇電影大師道格拉斯薛克(Douglas Sirk)的作品,片中主角也因為一場車禍而失明(不過失明的是女主角)!但更明顯的互動是當潘妮洛普克魯茲義無反顧地跟著心上人逃離馬德里、在兩人世界相依相偎時,阿莫多瓦故意讓他們正巧看到電視播出羅塞里尼(導演Roberto Rossellini)、英格麗褒曼(主演Ingrid Bergman)這對在半世紀前被非議、排擠的戀人,所合作的【義大利之旅】(Viaggio in Italia)。被阻撓的愛情、以及旅行,透過兩個銀(螢)幕相互對照,在「雙重」之外,還有辯證引伸、甚至觸景生情的功能。

潘妮洛普克魯茲的角色在片中最大的心願,就是成為女演員。而她唯一演成的「片中片」雖然叫做【女孩與手提箱】(Girls and Suitcases),但忠實的阿莫多瓦迷一眼就看得出這壓根是他二十幾年前聲名大噪的代表作【瀕臨崩潰邊緣的女人】(Women on the Verge of a Nervous Breakdown,1987)的翻版!幾乎一模一樣的台詞、再熟悉不過的蕃茄冷湯、甚至曾演過【瀕】片的班底重新登場!只是當年風韻猶存的卡門莫拉(Carmen Maura,她在【玩美女人】演小潘潘的媽)變成了年輕性感的潘妮洛普克魯茲,既像導演與影迷的懷舊遊戲,也印驗了阿莫多瓦近年來愈來愈多愁善感的轉變。

然而影片最後,眼睛看不見的男主角找出當年拍攝的底片,重剪那部與摯愛唯一合作過卻被情敵爛剪的舊片。透過工作程序與成品再現,我們一方面看到阿莫多瓦對新科技的甘之如飴(新式的剪接設備與方法),另方面也肯定了好作品經得起時間淘洗、外界誤解而無損其可觀的藝術質地(這可從男孩的由衷讚美與迫不及待看下去的反應得知)。儘管有點「老王賣瓜」,但誰敢說阿莫多瓦沒這個資格呢?

最後男主角立誓:「瞎了,也要把它完成。」讓這部電影從一篇對已逝愛人的懺情錄,變成身兼寫給電影的情書。回想片中最動人的畫面,我認為是眼睛看不到的男主角撫摸著螢幕,螢幕上播放的是女主角最後的身影。這「人」與「影」的觸摸、交會,在柏格曼(Ingmar Bergman)的【假面】(Persona,1966)也曾出現,但情調大不相同,阿莫多瓦的多情與熱力,融化了時空的差距,讓影像之間的結合,更勝卻肉體的激情。

 

 



旅人故事

散步的雲 - 日月潭生態民宿

每年至少一次去南投的小旅行
在今年發現了「散步的雲」
確實很令人驚喜more

深活笑話

一鎮之長的鎮長肥仔翔說笑話

有一學校舉行園遊會,有一攤位推出一種名叫"心痛的感覺"的飲料, 有一遊客覺得蠻新奇的,於是問老闆一杯多少,老闆說一杯60元. 在付錢後,老闆遞給遊客一杯"白開水",遊客......果然心痛。 --..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