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1428 沒有英雄,只有人性 / 聞天祥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0-12-01

2008年5月12日14點28分發生了震度近乎八級的四川大地震。【1428】這個直指時間卻不預示立場的片名,確切表達了導演杜海濱紀錄的本意,卻也點出了本片的特質。

乍看之下,這部多人、多線的紀錄片有如災民處境與心聲的拼盤;除了極少數時刻、在鏡頭背後大多噤聲的導演,似乎也沒刻意要激情導引觀眾。人溺己溺的苦痛,銀幕前的不難瞭解;拍攝者既非鐵石心腸,豈能無感?然而透過時間的沈澱,重新整理這些費時多日的素材,全片從廣泛的涉獵觀察、到逐步聚焦幾戶人家、再扣回到群體的丕變時,即使表面平靜如常,內在卻具備了匯流與翻轉的氣勢。結構上的耙梳,和杜海濱從前作【傘…】(2007)開始合作的剪接師雪美蓮(Mary Stephen)居功厥偉,而杜海濱直覺的敏銳以及細膩的觀察,更在影片的肌理毫髮裡盡現。

當婦人們一邊操作家務一邊談起喪生的親人,那股假借怨天尤人來掩藏心裡不捨的強裝堅毅;或是一堆孩子在推土機旁不顧危險地敲擊水泥塊好撿拾鋼筋的舉動;讓我不由得想起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Abbas Kiarostami)的【生生長流】(And Life Goes on...,1991)以及侯孝賢【戲夢人生】(1993)的某些場景,卻又有顯著不同。雖然都有必須生存下去的韌耐,卻非兩位寫實派宗師的豁然。除了是面對災難的糾結心境難以雲開日出,也意在言外道出災後不久百廢待舉的辛酸。當一家三口到學校宿舍抹著淚水找著兒子遺物後,鏡頭凝望他們三貼共乘一輛機車離去的背影,那種失去至親、剩下的只能緊緊相依的意象,確實是不需再多說什麼了。

然而當日子從災後10天進展到210天,在「眾志成城,抗震救災」標語下的人們,顯然有了分歧。有人在組合屋前代表北川人民感謝黨、政府、全國人民;有人捉住機會對著攝影機大吐苦水,或者有所擔心地加註兩句政府是對的、政策是好的、是下面的人有問題。傾塌的豈止是屋樑瓦礫,恐怕還有人際關係!分資源、劃責任的爭執與耳語,像重播似地不斷上演。只見官方忙著將領導視察經過的地方迅速重整,一面問拍攝者是代表單位還是個人。升斗小民對政治的懵懂與現實的埋怨,則外顯為對「話語權」的渴望,除了一見攝影機就呸哩啪啦,那句不時迸出的疑問:「我講的會剪還不剪?」也透露了疑慮以外的處心。

於是影片到了後面開始滲出幾絲黑色嘲諷,即使是那麼看似不意。它們一則來自官方媒體的粉飾太平,這在廣播、電視的大力播送中,不辯自明;一則來自人民的自我解嘲與導演的意在言外。印象最深刻的是年夜圍爐,電視正在表揚重建有功(但看電視的當事者卻不以為然)的人員時,突然停電,漆黑中傳來一句:「一片黑暗!」螢幕內外、現實與樣板的對照,諷刺至極。再者,領導蒞臨災區,夾道民眾對著呼嘯而過的箱型車歡呼揮手,「要不是地震,你看得到溫家寶嗎?」提醒了我們階級隔閡確切存在。最後,當廢墟變為觀光景點,受災成了政治正確,傷痛印象供給集體販售時,我們該驚訝的是人的求生本能,還是靈魂的斷層?

這也使得片中那位不時出現的瘋漢,饒富意味。他從一個影像符號,隨著導演的深入(訪問其家屬)而變得真實存在,卻又逐步化為一種象徵。那一成不變的捲長亂髮、赤腳卻披件大衣的模樣,突兀得引人側目。然而他的不變,卻對比出外界(人與環境)的巨變。我們看他不正常,但他每次笑著直視畫面,卻又像看透了其他人的瘋狂。當所有人程度不同但都得接受改變的事實時,他背對鏡頭走入傾頹街景的尾聲,是把慾望和爭端丟到腦後,又像導演在宣告有些東西永難復原。

【1428】是部外表看來何其直接,內在卻不斷迂迴盤旋的佳作。杜海濱沒讓同情遮蓋了記錄的眼界,因這場災難而揭示的舞台,繁繁點點的人物,都在闡明沒有絕對美好,也非無可救藥。因為活下來與繼續生存,從來就不是簡單的事。


 

 



美食日誌

溪頭-竹屋部落

吃竹、喝竹、睡竹…

這是一個將「竹文化」發揮到淋漓盡致的境界more

深活笑話

加官進爵的男爵((^_^))說笑話

小雪:我爸爸是個偉大的工程師,他什麼都會做!你知道喜馬拉雅山嗎? 小蘋:當然知道! 小雪:那是我爸爸造的! 小蘋:哼!有什麼稀奇?我爸是偉大的神槍手!你知道死海嗎? 小雪:知道呀!那又怎樣? 小蘋..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