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從奧斯卡到金馬獎 / 聞天祥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1-03-03
從奧斯卡到金馬獎 / 聞天祥

下午三點與洛杉磯華文媒體見面,三點四十分坐上辦事處特地張羅的加長型禮車,四點多駛入封了好幾條街道的會場,邊走紅毯邊認明星(哈維爾巴登和小潘潘、荷莉貝瑞、葛妮絲派特洛、史蒂芬史匹柏……),晚會五點半正式開始,精準按照預計在九點前結束,再步上號稱每位來賓平均要價一千美金的惜別晚宴(和艾美亞當絲、安妮特班寧和華倫比提、海倫娜寶漢卡特和提姆波頓、傑若米雷納近在咫尺的感覺有點詭異),晚上十一點再搭上禮車回飯店,我的「奧斯卡日」終於結束了。雖然得獎結果幾乎一如預料,沒什麼冷門,只是大衛芬奇沒能在最佳導演扳回一城,以及【真實的勇氣】的攝影羅傑迪金斯八度落榜(其實應該算失落了九次,因為他在2008年以兩部片入圍)讓我有點小小失望,因為真的一點驚喜都沒了。

由於對電影獎涉入日深,讓我愈來愈好奇不同獎項的遊戲規則,要不然就是會把注意力擺在一些別人覺得奇怪的地方:比方坐在電視機前面的觀眾絕對看不到頒獎人流利的口條,其實有賴於一台擺在大約第十五排中間的超級提詞機(當然這些詞早就經過反覆的推演,才能毫不枯燥);以及當頒獎人負責頒兩個獎時,頒出第一個獎,得獎人致詞時,頒獎人會被帶到舞台另一側,等致詞一結束,他不用等別人讓出麥克風,馬上就可以在另一端繼續下一個獎項的頒發,分秒必爭,但電視鏡頭不會讓你看到走位的痕跡,就連觀禮來賓都會在廣告進節目前三十秒起開始被提醒,然後「五、四、三、二、請鼓掌」。除了舞台上時時都有工作人員出現,其實台下也要配合演出。整確度十足,大概只有安妮特搬寧出來引言時,麥克風曾經小小地凸槌兩秒。

頒獎地點柯達戲院跟奧斯卡簽了二十年的長約,整棟建築可以說根本就是為它而蓋的,所以大會堂的邊柱上有歷屆最佳影片的名單,甚至連未來還沒發生的,也先空出了位置。有了固定的舉辦地點,播出缺點確實比較容易改進,也更有玩耍空間的潛力。今年奧斯卡的主持人不見得獲得眾方肯定,但舞台布景的轉換變化,帶出奧斯卡獎演變的企圖,倒是很明顯的。這可能會讓每年都要隨著到不同縣市舉辦並想盡辦法克服各場地不同狀況的金馬獎,羨慕不已。

去年奧斯卡的執行長布魯斯戴維斯來台,除了全程參加金馬獎的入圍酒會、頒獎典禮、惜別晚宴,還辦了一場他和金馬獎主席侯孝賢的對談,過程中我向他請教了許多制度面的規劃問題,甚至明挑金馬獎與金像獎在設計上的異同。奧斯卡擁有近六千名的影藝學院成員,他們根據自己的專業,投出相關項目的入圍名單,待入圍名單出來,除了少數幾個獎項(如外語片)由特別的委員會選出,全體成員皆可對所有項目做出決選。訴諸專業當然是它的好處,但要令忙碌的影人會員們注意到作品,電影公司可能要花更多精神力氣作公關,這也是為什麼有那麼多奧斯卡風向球、甚至到一、二月催票廣告就大幅增加的原因。因此,在一定的專業性之上,人脈與聲望也時常會超越電影成績本身而影響到最終結果。

金馬獎的規劃則是小評審團制,也強調包含電影各部門專業人士。在接受完報名之後,評審得被關在規定的放映間裡看完所有片子,光是監督評審大量看片的工程,大概就舉世獨有(一般影展最多也只有二十幾部競賽片)。但這確保了程序公平,不會有漏網之魚,但結果則取決於評審團的激辯與投票結果,他們是否要管媒體怎麼想、大眾怎麼說,誰也管不了。但正如史蒂芬史匹柏所說的:今天只有一部電影可以拿走最佳影片,但其他沒得獎的片很可能就是日後的【大國民】。最有前瞻性的作品往往不見得會在眾多人做選擇的時候脫穎而出,但它有沒有可能評審團的反覆辯論中愈辯愈明,那就見仁見智了。

在經歷這麼多影展和評審的洗禮後,我愈來愈不信有所謂完美的評審制度,每個制度都有它的難處與弱點,要考慮的是怎麼被公允的執行,而無愧於電影、影人與影迷。金馬獎有無可能走向奧斯卡的評獎方向?其實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但它有幾個先天的難處有待克服:

第一、 金馬獎雖然比金鐘獎、金曲獎多了一個固定的執委會,但它到今天依然隸屬於電影基金會之下,而不是一個完全獨立的機構;獨立不是不可能,而是大權在握的的基金會和新聞局想不想放手的問題。如果連這個根本性問題都無法解決,如何朝影藝學院的規模發展?

第二、 再者,即使有了類似影藝學院的規劃,誰能夠成為有投票權的會員呢?也許歷屆金馬獎的得獎者可以是當然會員,再參考奧斯卡的推薦制度,並不難克服。難的是奧斯卡規定必須在每年年底前於洛杉磯做過商業放映的電影才有被提名的資格;如果金馬獎也做如是規定的話,那麼是不是就以台北為依據?在目前香港與大陸電影上映數量如此拮据的情況下,會不會反而不能發揮以往拔擢一些秀異作品的功能,反而弄巧成拙呢(請各位自己數數自己一年看多少部華語電影?而目前採報名制的金馬獎則有多達一百二、三十部片?這當中的落差有多大,並不難計算)?而台灣以外的會員要看過這些在台北上映的影片,是否有困難?如果退回到只選台灣電影,那金馬獎作為華語電影競賽的意義就蕩然無存了。

第三、 最後,怎麼確定有投票權的人都看了一定數量的電影,出來的結果不會是人情關說或影人相輕呢?關於這點,行之有年的奧斯卡告訴我:我們只能相信會員的榮譽感!

看完奧斯卡,為什麼想這麼多金馬獎?奧斯卡既是一個推銷好萊塢價值的豪華大秀,也是凝聚美國影人團結的同心大會。我還是強調,它不是真理,只是選擇的一種。金馬獎何嘗不是?但要走向奧斯卡影藝學院的制度,先決條件還是有能與有權者是否願意助金馬獎脫胎換骨,而這個轉移過程還得大刀闊斧又小心翼翼,否則現階段也只能倚靠密不通風的審片方式,然後徹底尊重評審的決定。制度面會影響得獎結果,但怎麼深入到制度的精髓裡去,才是重點。

這是我在奧斯卡結束後困於時差而夜不成眠,拉拉雜雜的一點想法。

 

 



旅人故事

散步的雲 - 日月潭生態民宿

每年至少一次去南投的小旅行
在今年發現了「散步的雲」
確實很令人驚喜more

深活笑話

高高在上的伯爵呆呆滴24說笑話

男字的含意 淑貞:「為什麼<男>字上面是個田字呢?」 愛玲:「因為古時候的男人都在田裡工作。」 淑貞:「那為什麼下面要加個力字呢?」 愛玲:「男人下面沒有力還是男人嗎........」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