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我的青春煉獄 KING OF DEVIL’S ISLAND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2-05-21

我的青春煉獄】(King of Devil's Island)是以將近一百年前的挪威為背景,講述發生在一座孤島上有如今天少年感化院裡的真實事件。

這裡採用填鴨式教育和辛苦勞動,作為矯正囚犯的方法。所有少年皆以代號稱呼。「C-19」和「C-5」是剛進來的「新生」:前者壯碩叛逆,儼然成為新的麻煩製造者;後者陰柔怯懦,結果淪為舍監的洩慾禁臠。老鳥「C-1」則像班長,但他並未仗勢欺人,只是受典獄長之託負責監督「C-19」,怎知被潛移默化的反而是他,尤其在目睹同儕被草菅人命、加害者得以逍遙法外後,他終於決定站在叛逆的那方。於是一場震撼挪威、最終得動用軍力鎮壓的青少年叛獄事件爆發了。

如此題材、甚至劇情轉折的方式,觀眾應該都不陌生。除了對出品國挪威而言,具有面對歷史、以為警惕的特殊移情功能外;對我們而言,這部來自遠方的電影,又有何特殊性與普世性值得一看?

導演馬利斯霍士特(Marius Holst)在片中特別強調了地理景觀的功能。「孤島」不僅做為年輕囚犯與世隔絕的懲罰,也化作成年管裡階層的心理象徵,它可以是舍監肆無忌憚的保護罩,卻也是典獄長深覺被流放孤立的情感邊疆,過與不及都讓他們在面對青少年管教時,採取了錯誤的方式。「氣候」也很重要,島上高聳參天的樹木,配上積覆大地的白雪,冷冽得讓人顯得更渺小,卻也教男孩們同仇敵慨的顛覆行動,更有血性和勇氣。還有那圍繞孤島的「汪洋」,甚至是貫穿全片,帶著高度隱喻功能的鯨魚傳說,既代表了受傷卻不肯就範的執著毅力,也暗喻了對抗和挑戰的難度;在情感上,更動人地連接起兩個男孩的傳承意義。這些藝術手法,多少都豐厚了這個可想而知的故事。

即使可想而知,能否教人感同身受的煽情力道,還是有高下之分的。馬利斯霍士特請出了瑞典影帝史戴倫史卡斯加德(Stellan Skarsgård)壓陣,這位觀眾一定眼熟的老牌演員,長年遊走在歐洲與好萊塢之間,幾個兒子開枝散葉演出的【阿蒙正傳】、【噬血真愛】、【邪惡】、【派翠克一歲半】也都備受好評,他確實賦予了篇幅不算多的典獄長較為複雜的面貌,而非一股腦的邪惡而已。至於讓人恨得牙癢癢的功能,就交由飾演舍監、同樣影帝級的挪威演員克利斯多夫喬納(Kristoffer Joner)去負責。但最搶眼的還是這群感化院裡的孩子,尤其是飾演「C-1」的創德尼爾森(Trond Nilssen)和「C-19」的班傑明赫斯達(Benjamin Helstad),迥異的外型與氣質在片中相得益彰外,那股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勢,讓本片的整體演出呈現了旗鼓相當的張力。因為唯有成功博取觀眾的認同,導演設定的道德立場才能綻放人道的光芒。

人權是個很複雜的問題,它很容易掉入正邪兩分的是非題,或用道德法律做為強迫噤聲的緊箍咒。急速發展的台灣還是有不少人將它簡化為利己的無限上綱,卻不見得具備對他者的相對尊重。我想這也是為什麼發生在快一百年前的北歐事件,還可以在今天的大銀幕上引為借鏡的原因吧!


 

 



旅人故事

散步的雲 - 日月潭生態民宿

每年至少一次去南投的小旅行
在今年發現了「散步的雲」
確實很令人驚喜more

深活笑話

高高在上的伯爵迷幻藍說笑話

三個男人正在酒吧中討論他們買給自己老婆的禮物。 第一個男人說:「我買了一個可以在六秒內從0 到100 的東西」 另兩個男人不知道他指的是什麼,所以他揭露答案:「我買給我老婆一台相當不錯 的保時捷」 第..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