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凱撒必須死:舞台重生 Caesar Must Die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2-06-28

義大利老牌導演塔維安尼兄弟(Paolo & Vittorio Taviani)對台灣影迷而言,算是陌生的名字。雖然他們早在1977年就以重揚新寫實精神的【我父我主】(My Father My Master)拿下坎城影展金棕櫚大獎,1987年描述兩兄弟到好萊塢為美國電影之父葛理菲斯(D.W.Griffith)作道具陳設的【早安,巴比倫】(Good Morning, Babylon)也被日本各大電影獎推崇為年度最佳外語片,然而台灣似乎只演過2007年的【雲雀山莊的情人】(The Lark Farm,且於2009年才上映)。原以為大師老去,鋒芒不再,然而兩人的新作【凱撒必須死:舞台重生】(Caesar Must Die)卻以壓倒性的好評擒下第62屆柏林影展金熊獎,也讓一票影迷得以快速見識這對合作長達半世紀的兄弟檔導演的寶刀未老。

由於宣傳的關係,現在進場看這部電影的觀眾應該都知道本片是由一群服刑中的囚犯來演出莎士比亞的名劇「凱撒大帝」。無獨有偶,今年五月在坎城影展獲得評審團大獎的義大利片【現實真相】(Reality,暫譯)的男主角也因為缺席首映,而爆出他仍在監獄服刑、比電影還精彩的「真相」。義大利犯人們一邊服刑、一邊拍電影,不知只是特例巧合?還是義大利獄政單位真的別出心裁的另類矯正方法?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些掀過大風大浪的罪犯,演起戲來還真是入木三分,莫非義大利人都是天生的演員?

不過我覺得【凱撒必須死:舞台重生】最精彩的還不是這項演員奇觀,而是導演的技法。尤其當我在柏林不帶任何資訊下初次觀賞的時候,直有種柳暗花明的驚喜。乍看之下,它像部紀錄片地描述一群囚犯經歷徵選、排練、演出「凱撒大帝」的經過,亦即會被很多人低估為一群未著戲服的囚犯的排演紀錄、甚至幕後花絮。然而看著看著,又不禁對部分明顯精巧的鏡位感到狐疑與弔詭。現下的紀錄片,也不是沒有擺拍這回事,厲害的不只是虛實難辨,而是你根本無須等到排好戲的演員上陣演出,整個「凱撒大帝」的內容其實早已在這些看似生活的片段裡,給精鍊地拍(演)過一遍了。

塔維安尼兄弟的過人之處,在於毫不浪費篇幅,八十分鐘不到的片長,卻作了各種有趣的辯證。從黑白到彩色的變化,最顯而易見;劇裡、劇外,藝術、人生的參透,也沒有太多為賦新詞的毛病;勝就勝在不落言詮的電影魔法。你以為看的只是表面的事件(排練),事實上他們最後要呈現的(公演),早已經在成果出現前,一點一滴被建構出來。塔維安尼兄弟也活用監獄的各個空間,讓它們隨時都可成為莎劇試煉人心的舞台,再賦予巧妙的構圖、運鏡、剪接,把生活、戲劇、電影三者融為一體,互為表裡,言簡意賅的程度,反而留下更多餘韻,讓你去咀嚼。年過八十的老先生們對於形式內容的實驗,可是一點都不輸給年輕的新銳,而那種圓滑的跨界手法,確實需要歷練。高齡八十九的法國新浪潮大師雷奈(Alain Resnais)問鼎今年坎城的新作【好戲還在後頭】(You Ain't Seen Nothing Yet)也給我類似的感受。

以簡馭繁、虛實相映,看似信手拈來,其實都是境界與領悟啊!


 

 



旅人故事

散步的雲 - 日月潭生態民宿

每年至少一次去南投的小旅行
在今年發現了「散步的雲」
確實很令人驚喜more

深活笑話

一人之下的公爵☆慧☆說笑話

某天有一個聞起來像酒桶的醉漢上了一班公車。 他坐在一個神父隔壁,那個醉漢的櫬衫很髒, 他的臉上有女人的亮紅唇印,口袋裡還放了空酒瓶, 他拿出他的報紙閱讀,過了一會兒,他問神父說: 『神父,得..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