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2012金馬國際影展 Taipei 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2-10-18

安哲羅普洛斯(Theodoros Angelopoulos,1935-2012)最早被介紹到台灣,是在1984年的金馬影展。當時被視為新銳的他,其實早已出現足可傳世的代表作。只是我們之前看不到、不知道罷了!

1935年出生的安哲羅普洛斯,在雅典大學讀的是法律,後來赴巴黎索邦大學讀了一年文學,但一心想拍電影,好不容易也進了法國高等電影學院(IDHEC)窄門,卻因為跟老師鬧翻而決定離開。回國後,為希臘「民主報」寫了三年影評,但這家報社後來被軍政府勒令關門。至於他的導演生涯,原本預計在1965年就可能開始,但這部類似披頭四《一夜狂歡》(A Hard Day’s Night)的電影卻因為跟製片理念不合,始終未能完成。於是他的首部劇情長片《重構》(Reconstruction)直到1970年才問世。

好事多磨。不只是他繞了好大一圈的電影路,也包括我們對他的認識。當他在七0年代以《三六年的歲月》(Days of '36)、《流浪藝人》(The Travelling Players,1975)、《獵人》(The Hunters,1977)這三部曲崛起於柏林、坎城時,他對我們還是個全然的陌生人。不像今天,視與聽(Sight & Sound)雜誌邀各國名導票選影史十大,許鞍華、關錦鵬、是枝裕和……不約而同都選了《流浪藝人》。而「金馬」也是到了1984年才終於引進他1980就已在威尼斯得獎的《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

但遲到總比沒來好,況且當年台灣影展觀眾還真識貨,非但沒被他的長鏡頭給嚇壞,反而上了癮,愛得很。從此安哲羅普洛斯再也沒缺席過,《塞瑟島之旅》(Voyage to Cythera,1984)、《養蜂人》(The Beekeeper,1986)、《霧中風景》(Landscape in the Mist,1988)、《鸛鳥踟躕》(The Suspended Step of the Stork,1991),一部接一部叩關,隨著片量的累積,他在國際間的知名度也愈來愈高。然後在1995年,《尤里西斯生命之旅》(Ulysses' Gaze)拿下坎城評審團大獎,金馬影展為他作了導演專題,安哲羅普洛斯也允諾訪台。

當年初出茅廬不久的我,竟被委以主持一場片後座談,也不知哪來的膽子,衝著珍愛他每部作品的癡勁,還真接下了。只是沒想到,他老先生沒搭原訂班機,到底來還是不來,可是折騰了當年金馬員工一番,聽說還是老婆押他才上了後來的飛機,前前後後只待了四天,但戲院的片後座談卻只剩下一場了,剛好就是我負責的。也許是滿場觀眾的熱情感染了他,傳說不太好搞的大師比電影熱得可快了,打開話匣子後,從當年的學校風波,到希臘的歷史與現狀,知無不言,頭頭是道。面對偶像向來羞赧的我,能和大師握到手、這麼近地呼吸同一塊空氣,早已心滿意足,哪敢要什麼合照、簽名的。還是好心人割愛了一張有他簽名的海報給我,珍藏至今。

之後,他以《永遠的一天》(Eternity and a Day,1998)拿下一直失之交臂的坎城金棕櫚獎。只不過達成目標,下一部作品就讓我們等了六年,而且已是不同世紀。觀眾看電影的態度和方式變了,需要聚精會神仰望凝視的安哲羅普洛斯電影,無論是《希臘首部曲:悲傷草原》(The Weeping Meadow,2004)、《希臘二部曲:時光灰燼》(The Dust of Time,2009)在影展博得的目光與喝采,似乎都不如他八、九0年代風光。然而那匪夷所思卻充滿情感的長鏡頭,可是一點都沒打折扣啊!

今年1月24日,當我們還浸淫在春節氣氛的時候,一條「安哲羅普洛斯車禍身亡」的快報,宣告再也等不到《希臘三部曲:另一片海》(The Other Sea)的完成了。

正如馬丁史柯西斯所說,安哲羅普洛斯無疑是位電影大師,無論是《鸛鳥踟躕》的婚禮場景或者《霧中風景》安靜的強暴戲,甚至《流浪藝人》的每個鏡頭,都是超凡絕俗的場面調度。在這個濫稱經典與詩意的時代,簡直完美得諷刺!

這次「金馬」用九部電影來懷念他,選的正是他被片商引進前的所有作品。既是一場感傷的送行,也好似重新認識的儀式。

 

 



美食日誌

溪頭-竹屋部落

吃竹、喝竹、睡竹…

這是一個將「竹文化」發揮到淋漓盡致的境界more

深活笑話

功績顯嚇的侯爵賤狗說笑話

義嘴 ◇ Clark不小心撞壞了他的下巴, 沒辦法吃飯, 他趕緊跑到醫院。 醫生看了看搖搖頭說: 「你下巴已經撞爛了, 要裝"義嘴"。你最好趕快學用屁股吃飯, 兩星期後再來裝義嘴。」 兩星期後... Cla..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