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戀戀風塵 Dust In The Wind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4-03-12

收到王晶文因心律不整猝逝的消息,一陣驚愕。許多哀悼的電影朋友其實和他並不熟,那份情感大都來自他唯一主演的電影《戀戀風塵》(1986),已然成為許多人共同的鄉愁。

戀戀風塵》是由吳念真「奉獻」他的初戀故事,而被侯孝賢搬上銀幕。男孩阿遠(王晶文)與女孩阿雲(辛樹芬)青梅竹馬,他先從九份礦村出去,在台北一邊工作、一邊讀夜校,後來女孩也來作裁縫。之後阿遠去金門當兵,阿雲還大費周章送給他一千多個寫好姓名地址、貼好郵票的信封,要他每天寫信給她(男孩是這樣成為作家的吧)。結果阿雲卻移情別戀,嫁給送信的郵差。

後面這一點,教當年國防部拒絕協助本片拍攝,因為它觸及「兵變」,對軍心有負面影響。哪裡知道侯孝賢這部電影拍得淡到不能再淡,男女主角經歷的不過是女孩剛來台北差點在月台被騙,而男孩和騙子起衝突,把老闆兒子的便當摔爛也不敢說;女孩在同鄉友人聚餐被慫恿敬酒,男孩事後的不以為然等等這類芝麻綠豆。但仔細看,這些事件都反映了早已熟識的兩人心裡的在乎,生活即是重點,拍環境即是拍人。當服役中的阿遠收到弟弟來信告知阿雲結婚的事,侯孝賢切進來的竟是完全沒有對白的戲,只見阿遠一家大小只敢在自家門前排排坐,原來阿雲母親不讓她與新婚丈夫進門,反而是阿遠母親一副是自己兒子做錯事的模樣而想當和事佬,人情世故,何需多言?反而可以更煽情的部分,比方男主角母親把應該給媳婦的傳家禮物送給了別嫁他人的女主角,只透過畫外音帶過。

也難怪記得當時有次聽吳念真演講,他打趣說第一次看《戀戀風塵》見到自己的初(失)戀故事被拍得幾乎認不出來,有種被「強暴」的感覺,但是再看一遍,則有種「認了」的豁達,因為導演已經拍出另一部超越他意想的電影。

是啊!我相信無論什麼時候,都會有人覺得這是部平淡的流水帳,因為他們見不到戲劇化的激情。然而在擺脫傳統劇情片對公式與煽情主義的依賴後,《戀戀風塵》無疑走得更遠。片中大量的「省略」反倒清楚體現侯孝賢藉由生活細節對人際與性格的有效掌控。這也是為什麼有愈來愈多人被這部電影的結尾震撼:阿遠歷經情變退伍返鄉,和阿公(這也是布袋戲國寶李天祿第一次在侯孝賢電影出現)在菜圃閒話天氣、收成,接著長鏡頭就帶向寧靜山城,此時一片皚雲飄過,陽光穿越雲間空隙,俯照、移動於山城之間。較諸天地,一切都顯渺小,卻又同時被其撫慰。無論以景喻情、或人景交融,都是嶄新的境界。

大約十年前,我在聯合晚報寫《珈琲時光》時提到了《戀戀風塵》,之後
收到王晶文的信,才知道當時處理我稿子的竟是《戀戀風塵》的男主角。從此以後,我想像的阿遠不是吳念真了,他進了報社,住在陽明山上,我會在影展碰到他,他會跟我聊電影,直到突然離我們而去。天地悠悠,人世無常,更讓我想起《戀戀風塵》的最後一顆鏡頭。

 

 



旅人故事

散步的雲 - 日月潭生態民宿

每年至少一次去南投的小旅行
在今年發現了「散步的雲」
確實很令人驚喜more

深活笑話

功績顯嚇的侯爵愛穿和服ㄉ幽靈說笑話

薄餅 不良醫生對ㄚ龜:你患了一種很奇特的傳染病,我們院方不得不要將你跟其他的病人隔離。 ㄚ龜:這麼嚴重啊! 不良醫生:放心!我們除了決定將你送入隔離的加護病房外,我們還會定時送薄餅給你吃的! ㄚ..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