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惡童日記 Le Grand Cahier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4-05-05

幸福的色彩,可以瞬間變色?

多年前,我曾因我的小說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取景拍成戲劇,於是親身去過布達佩斯,回台後,也以此城市為地標寫下小說〈復活記〉。當地四處的雕像,無言地述說匈牙利數世紀以來,先後遭到蒙古人、土耳其人、奧地利人、羅馬尼亞人、德國蓋世太保、俄國人……的入侵。火藥是13世紀由蒙古人傳入歐洲,匈牙利與蒙古的淵源,時間短卻很深。

當家變產生,甚至是迫於戰火下,必須更動所有的生存體系,孩童被迫學習『強者適存』,幸福存於遙遠的記憶深處,不忍開啓。

雅歌塔.克里斯多夫(Ágota Kristóf,1935-2011)因二次世界大戰,自匈牙利遠避瑞士,初期以匈牙利文寫詩。童年與哥哥面臨烽火的境遇印刻終生,直至51歲發表的法文處女作小說《惡童日記》,引起迴響與重要的文學獎。而今,這部小說的電影製片跨匈牙利、德國、澳洲、法國四國合作,具歷史與文學意義。由匈牙利導演亞諾斯.薩茲(János Szász)執導,他也是本片的編劇之一。由於小說聲名卓著,電影無需多琢磨於家變前。影片一開場,溫馨的四人家庭生活畫面的配樂是冷冽、驚異,準備承受大風暴的氣氛,毫不浪費篇幅作天真的情感敘述。

作家的兄妹情,在小說裡,化身為雙胞胎男童。因1944年戰火日迫,爸媽不得已把他們送往失聯20年的外婆家。外婆被當地居民稱作『巫婆』。不是她會驅魔法術,而是她凶悍無比。不工作,沒有食物。當他們體會飢餓的滋味,外婆說:「你們終於懂得幹活。」雙胞胎直言:「我們不喜歡幹活,但旁觀別人幹活,是 恥辱。」外婆又說:「你們是同情我?」雙胞胎展現超乎年紀的成熟態度,再次回答:「我們是對自己感到羞恥。」外婆的心,震了一下。從此,外婆與雙胞胎像是諜對諜,尤其是吃『烤雞』的那兩幕劇情,猶如心戰,硬是要崩毀對方的意志,卻又得以互助的模式相處。

雙胞胎每天天沒亮,被外婆喚醒,開始一天的工作,還得忍受外婆冷不防地以濕抹布揮打、陌生人莫名其妙地殘虐……。他們的衣鞋原本是漂亮整潔,到後來是髒污殘破(倒是,他們的頭髮樣式不變,有點不合理)。為了實踐爸媽臨別前教導的『要學習』、『要堅強』。他倆鍛鍊身心的方式是:互毆對方,以習慣疼痛;燒掉媽媽的來信與照片,是因為甜蜜的字句,會讓心更痛。但,媽媽的一字一句早印在心底,也寫在筆記本。這本筆記本,電影畫面以繪本的綺麗風、快速翻頁的數字、動畫的人形剪影呈現。

媽媽說:「只有你們是我的最愛,不會遺棄你們。」當戰爭停止,媽媽抱著女嬰,與陌生人來到外婆家門口接他們回家。雙胞胎已離不開外婆,他們三人具有革命情感。任誰都可看出,外婆暴力強悍,實則是出於無奈的生活,即使累到中風癱倒,她都繫念該做的工作。當女婿來訪,她把癱瘓的左半邊身子順勢隱藏在門板後。外婆與雙胞胎堅毅的性格相仿,所以,雙胞胎『心服』於外婆,幫助外婆尊嚴地去世後,為她淨身、下葬。

反觀,戰後返鄉的爸爸。雙胞胎問爸爸:「為什麼不跟我們一起在外婆家待下來?」爸爸表明即使會死,都要越界離開。劇情最終是殘酷的,就像是筆記本在前頁即寫下:「學習殘忍是生命的第一課」,雙胞胎很有默契地為爸爸提供逃亡的必死之路。預鋪的越界之路,是雙胞胎在戰爭中學會的最後一課:『分離』。他們可以戰勝疼痛、飢餓、寒冷。他們不怕身體的痛,卻懼怕兩人分離。雙胞胎從不分離,此時,不是死別,而是學習分離說再見,筆記本歸於其中一位帶走。他們認真地對待來自於戰爭的學習。

孩子的直覺力是知道該站在哪方、哪方是真正的愛。即使他們學會堅強、殘酷、冷漠;即使他們面對炮火,學習『不聽』、『不看』,互為對方的『耳』與『眼』,他們依然知道該為誰挺身而出、他們依然知道有些事不能不聽、不能不看。《惡童日記》與同樣來自戰爭的孩子觀點《偷書賊》不同,卻都是檢視戰爭下,愛與閱讀的力量。

幸福的色彩,可以瞬間變色?

堅信:好的小說,可以為世間著色。

 

 



深活笑話

平步青雲的子爵王牌說笑話

有天正值做晚嶽禸銵A只要有電話來,皆由七歲的兒子及來作客的小姪子接聽。有一通電話響起,小姪子接聽,只見他納悶的把電話轉給兒子,而兒子回答的是:「我家沒有這個人。」然後大笑著告訴我:「那個人好奇怪,要找阿..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