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郊遊 Stray Dogs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4-07-10

有人問:電影從「膠片」進入到「數位」有什麼不同?我的回答:蔡明亮的《郊遊》最後一個鏡頭長度可以是《愛情萬歲》(1994)的兩倍。

郊遊》在2013威尼斯影展獲得評審團大獎後,擔任了金馬影展的開幕片,並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上勇奪最佳導演、男主角,2014年初做了限量五十場的放映後,就準備進入美術館。這個場域對蔡明亮來講並不陌生,為坎城拍的短片《是夢》就曾延伸成裝置藝術;他還在「故宮」用床墊(座椅)、衛生紙、垃圾桶與影像組合成《情色空間》;近作還有結合松菸鍋爐房、中山堂舊椅及班底演員身影的《鍋爐裡的劇場》;絕大多數都和影像有著不解之緣,卻離平鋪直敘或因果分明的故事(劇情)更遠,而更像時間、空間、身體與記憶的雕刻。加上他以李康生身著紅袍、低頭緩速,走出了《行者》、《金剛經》、《西遊》等短片以及舞台劇《玄奘》。這些作法在他號稱最後一部劇情長片的《郊遊》裡,得到更鮮明的聚焦和顯影:更慢,更長,每場戲、甚至每個鏡頭,都像可以獨立,彼此又可轉身互照。

郊遊》描述了在馬路舉建案招牌廣告的父親(李康生),帶著兩個小孩(李奕成頁、李奕婕)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全片有大半情節幾乎就是吃喝拉撒睡,雖然沒有刻意煽情,但是當鏡頭逼視身處車水馬龍張著腥紅雙眼喃喃唱著「滿江紅」的李康生,幾乎奪眶而出的眼淚在襲來的風雨裡,導演無須擺出憐憫姿態,就已教社會底層的苦與維繫尊嚴的難,無所遁形。而一顆平凡無奇的高麗菜,竟然可以成為小女孩對缺席母親的想像與替代,讓李康生對著蔬菜從無感到移情、又是撕咬又是痛哭的表演,更充滿驚人的魅(魄)力。李康生在蔡明亮電影從青春到中年,由兒子變成父親,累積的默契和信任,讓鏡頭與演技交融得入木三分。

觀看《郊遊》,除了發現景框裡各種元素的排列組合意義與味道,也必須如果陀般,等待著:「凝視」演員的「凝視」,好奇鏡頭外無以名狀的震撼究竟是什麼?而這種意義的多樣與不確定,也反映在敘事結構與選角上。根據蔡明亮的說法,當他把這部電影當作最後一部片來拍時,想把鍾愛的三名女演員全都找回來:楊貴媚雖然只有開場鏡頭,但她對著兩個熟睡的孩子反覆梳頭時,既像母親,又似鬼魅。而陸弈靜則是賣場主管,她發現流連在此的小女孩,女孩身上的異味一度讓她以為冷凍櫃的食品出了問題,而她的介入方式,除了把女孩帶去梳洗一番,也在我們以為的尾聲突然出現,從強帶兩個孩子在風雨中登上小舟的李康生手裡,救出驚恐的孩子。而之後敘事有如倒轉,又似想像,在先前從未出現的場景裡,陳湘琪突然現身帶著小孩為李康生準備蛋糕吹蠟燭,她是他的妻子嗎?但歡欣不見,彼此的漠然嫌隙,像怎麼也刷洗不乾淨的浴缸。最後那個長鏡頭更有種無以名狀的悲傷,她不懂他的凝視,只能用酒精澆灌自己,即使兩人此時緊貼在同一個畫面裡,但鏡頭再長,都無法阻止必然的分離。有趣的是三名女子,既像一個母親的不同分身,也可以是各自獨立的靈魂。

而蔡明亮電影裡的房子(建築),則有如人際關係的病徵:淹水、空廢、老化。《郊遊》不僅充斥著廢墟、工地、公廁等難以安居的場景,就連家庭意象出現了,都黑暗斑駁得令人不安。當年那個離開父母、離開外公、離開馬來西亞的蔡明亮,依舊在光明與黑暗之間,尋找救贖。

2014年7月,《郊遊》的新書發表,裡面宛如自剖的誠實告白,沒讓我心驚肉跳,因為從他的作品就隱約感覺得到;我只希望蔡明亮不是把它當作遺言,而是重生。那天,我跟他開玩笑,既然有動物需要保育,像他如此奇特又脆弱的藝術家,也應該名列其中。

 

 



美食日誌

溪頭-竹屋部落

吃竹、喝竹、睡竹…

這是一個將「竹文化」發揮到淋漓盡致的境界more

深活笑話

功績顯嚇的侯爵yoshida說笑話

一字訣 小葉於洞房之夜翌晨,眾同事來訪,問他感覺如何? 小葉起身說了: 「春宵一刻值千金 弟昨夜以一技之長 一柱擎天 一馬當先 一拍即合 一炮而紅 一鼓作氣 一氣呵成 一鳴驚人 一瀉千里 真是一夕纏..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