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史擷詠 Shih, Jei-Young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4-08-20

【第四章】倘佯音樂之河3年,電影音樂家史擷詠

台北市區裡,很難得有這麼一座獨立式的建築,拱形的一扇扇窗子映著戶外一株株的樹,白天,綠意裡閃著秋陽的金光,川流不息的車子竟流過3年,超過1000個日子。

如果是10000個日子?

去世整整3年的作曲家史擷詠曾感慨於他所歷經的電影音樂歷程,他說:「從20多歲的熱血電影音樂人,就這樣一覺冬眠已50多歲了 ,就算電影工業再起的多茂盛 ,已不一樣了。 台灣電影的夢……」這樣換算,他的創作路走了10000個日子吧。他並沒有冬眠過,他是期待於更符合夢想的電影國度。他是多麼心繫於一部部的電影音樂,視之為完整的創作,而不僅是一首首的曲子。2011年8月他去世,來不及完成剛接下的電影音樂理想。

離他過世的時間再往前推幾個月吧,我曾告訴他,我很喜歡菲利普.葛拉斯(Philip Glass)的音樂,覺得此人的專注與熱力,讓我感受到:真正的生活實踐者不需掌聲,內在靈不虛空。

事實上,我覺得史擷詠創作音樂時,也是這樣的心靈狀態。

是語言魔咒?

史擷詠以死亡實踐了我冥想中的世界。他,前往某個國度。他,震撼了許多人。

即使是因過勞引發心臟病的演出當晚,他竟然可以這麼控制『場面』,獨撐到舞台布幕邊。當其時,掌聲與安可聲不斷,他不需要這些外在形式的光環了。電影音樂可以單獨存在,跳脫出銀幕,只剩樂曲與想像的畫面。

偶爾想像他的時間之軸在哪個區塊?是停歇?靜止?漂流?時光是移前往後或凝定?我不得不以小說、電影的表現形式來思索不同的時間軌道,甚至是超脫世俗想像的軌道。

去年,流行音樂作詞家陳樂融在他主持的節目裡問我:「電影真的可以幫助我們解惑?」我們都知道要到達解惑的程度,很難。但是,好的創作品可以幫助我們做點心理準備。

拱形窗的後方有幾片長型窗,可見重新施工的小公園於近日終於完工,公園的另一方是新建的大樓,長長的幾盞吊燈環著高聳的牆,在晚間,像極了《美女與野獸》的城堡,建築物裡是否有人類幻化的桌椅?我偶爾坐在這座小公園的長椅看著一切的變化。

史擷詠曾為他的音樂作品寫下:「我所崇尚的音樂創作風格是自然的表現,也就是多使用自然的樂器,即使是電子合成器,也要尋求屬於自然界的情感音色。」

現代樂曲的創作與呈現方式或許一直在改變,但,內在情感動人與否,才是音樂的本質。

自自然然地……

我偶爾坐在這座小公園的長椅,祝福史擷詠:

處於安然的音樂之河,與天地銜接,再無風浪。


原文刊載於(2014年8月號,北京《台聲》雜誌 『影人影話』吳孟樵專欄)

 

 



深活笑話

加官進爵的男爵達安說笑話

某日,有三個同時拜見閻羅王。 >> 第一個人進來,閻羅王問他:「你生前是做什麼的啊 ?」 >> 那個人回答:「我是一個農夫。」 >> 閻羅王又問:「那麼,你生前做了什麼好事呢?」 >>..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