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第八日的蟬 The Eighth Day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5-04-01

第八日的蟬》是敘述一個小女孩惠理菜還在襁褓時被人抱走的故事,看似老生常談的故事,藉由不同的人物設定,與故事重點的差異,產生不同的觀影感受。

故事從兩位母親的自白開始,一位是惠理菜的親生母親秋山惠津子,一位是偷抱走惠理菜的母親野野宮希和子,親生母親理直氣壯地憎恨著希和子,對比希和子幽幽地說著自己因墮胎無法再懷孕的心情、同時受到秋山惠津子以電話極盡貶低、精神虐待之能;接著又更深一層地往下看到更多事實,希和子其實是小三,對象正是秋山惠津子的丈夫秋山丈博。

接著,老天爺就這麼愛捉弄人,就在丈博要希和子墮胎、得知再也無法懷孕後,丈博的元配惠津子卻懷孕了。元配惠津子甚至跑去希和子家,炫耀地要希和子摸摸她的肚子,感受他永遠得不到的身為人母的感動,尖銳地說著『到底甚麼樣的女人』可以狠心讓自己的孩子被夾子夾出、慘死,甚至指稱她是沒有靈魂、只剩空殼的女人。故事發展至此,人物設定鮮明,後面孩子被抱走,也算合理發展。

接著故事採用雙主線交錯方式鋪陳,第一條主線從希和子抱走小孩開始發展第二幕:希和子為了躲避追查,因緣際會住進自給自足的『天使之家』─ 一個私人機構、裡面住的全是女性、如同修道院一般,在裡面就像尼姑一樣,要丟棄世俗的姓名、習慣,甚至不需要提自己是女人,因為單就靈魂而言,每個靈魂都無性別之分。這一幕的設計很棒:既符合邏輯,也帶出希和子想要與孩子有個全新開始。第二條主線是長大的惠理菜搬出家裡自力更生,兼差不同的工作,一位年紀相仿的女記者在此時出現,詢問他的過去、希望她分享被綁架後又與家人團圓後的心境。

沒有朋友的惠理菜也開始對記者吐露心事、甚至告訴她自己未婚懷孕的事,猶豫著是否要拿掉孩子、擔心自己沒有成為母親的能耐,兩人甚至一同出遊、就在惠津子懷疑女記者只是為了新聞接近自己時,女記者說自己其實是當初一同在『天使之家』一起生活的馬龍,兩人在某個夏夜裡關於蟬的談話,也帶出主題;蟬的壽命只有七日,到了第七天夜裡,便會落地死亡,如果一起死,倒還算有人陪伴著,而如果只有一隻蟬活到第八天,就只能從此孤單寂寞地活著。點出主題:孤單的活著,不是真正的活著。

中間有一段副線,點出女孩與親生母親的關係:就在女孩回到親生父母家後,親生母親惠津子唱不出女兒過去熟悉的星星之歌,而瞬間抓狂、歇斯底里,小女孩嚇到、從床上爬起、不斷磕頭道歉,這段說明女孩與親生母親的陌生、與對脾氣不穩定的母親產生的恐懼更是拉遠兩人距離。懷孕後的女孩看似終於願意低頭回家求援,親生母親惠津子的反應卻是要她拿掉孩子,女孩說:拿掉孩子? 那不就成了你口中的空殼子?惠津子再度崩潰,認為女孩始終不把她當母親、哭倒在地,此時女孩掙扎猶豫、終於握住母親的手,看似和解,但只讓我感覺是表面的和平,一種沒有溫度的安慰。

回到第一條主線的第三幕,因為『天使之家』受到抗爭、幹部捲款潛逃瓦解後,希和子怕被認出是誘拐犯、帶著小女孩跳窗逃走、逃到以前『天使之家』同伴久美的故鄉-- 一個偏僻小島,在這裡找到了工作、融入當地生活。但卻因為參與當地著名活動,意外被拍照、放在報上,就在希和子打算在代女兒逃走時,為時已晚,希和子帶著女孩走進照相館拍了一張家庭照。此時,第一條主線與第二條在此交會:第二條主線懷中四個月的惠理菜與馬龍來到當初拍照的照相館,詢問當年拍的照片,也帶出女孩的回憶:母親在拍照時,用手勢傳遞東西給女孩,像是對女孩說,只有滿滿的愛要傳遞給你。

進入結尾,以女孩惠理菜想要將過去希和子給他的滿滿的母愛,也傳達給自己還未出世的孩子。惠理菜最後說,我誰也不恨,我想要讓這個孩子看看這美麗的世界,我想要好好的照顧這個孩子,讓他衣食無缺、快樂的活著,我已經愛上了,這個連面都還沒見過的未出世的孩子。用另一種方式來詮釋自己對希和子母愛的感謝與想念。

雖然故事的起源有些老梗,如果光看一般劇情介紹,這部片一定引不起我的興趣,但是,這部片子有需多劇情安排上的亮點,例如在天使之家的設定與女孩懷孕的設定,都使母愛的主題相扣與突出。當然有亮點就有瑕疵,例如馬龍這個角色基本上是串場用,串起女孩的小時候與現在,但是馬龍以記者身分的出場其實是突兀、不自然的;在旅館兩人一起住宿的些微曖昧,出現疑似馬龍是女同性戀的小分支,感覺有點多餘、與主題無直接關係、讓人困惑;在結尾最後一幕、碼頭邊更是顯得多餘,這場戲幾乎都是女孩獨白,鏡頭沒有給賣力演出的女孩特寫,卻一直採用中全景,卻更顯馬龍的多餘。另一個缺陷是小嬰兒被抱走的場景,是設定在家中無人看館小嬰兒、父母開車出門的狀況,非常的不合理,如果安排稱醫院疏失還比較能夠理解。

另一個值得觀察的,是整個故事的肇事者:女孩的父親秋山丈博,開場約二十多分鐘以後,以丈博要求希和子墮胎來認識這個角色,接著下一幕在警局接逃跑的女孩時,對比親生母親惠津子的憤怒、丈博極力的想當個好爸爸;再接著長大後自力更生的女孩,看到工作中來訪的父親低姿態地希望女孩至少撥空回家看看,因為女孩父親與母親都很寂寞;再到懷孕後回家求助的時候,相較母親要求墮胎,父親此時卻希望女孩母親尊重女孩的意思,與自己過去要求小三墮胎的態度完全不同。

整體來說,扮演希和子的永作博美,與女孩的井上真央表現得非常不錯,其他演員也都有達到標準,僅馬龍的表演(小池榮子飾)讓人覺得她心不在焉;用鏡方面,大多以中近景為主,少有特寫,造成某些場景細節不足、或是不夠漂亮;用光部分,某些場景取得不錯,例如女孩與馬龍在月光撒落的屋頂談心事、或是在照相館中,帶有一些陰鬱、沉悶得用光與色調;另外還有故事主軸也帶出一個在『當櫻花盛開時』、『東京物語』、『東京家族』等等都一再提及的點:某些情況下,無血緣關係,反而更勝血緣。

 

 



美食日誌

溪頭-竹屋部落

吃竹、喝竹、睡竹…

這是一個將「竹文化」發揮到淋漓盡致的境界more

深活笑話

一人之下的公爵Vivily說笑話

考試 ㄚ華:「考試準備得如何了?」 ㄚ蘋:「我看完了。」 ㄚ華:「哇!這麼強,全看完了!那ㄚ鮭你哩?」 ㄚ鮭:「我看…… 完了。」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