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第68屆坎城影展 THE 68TH FESTIVAL DE CANNES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5-05-21
我非常滿意今年入選競賽的兩部華語電影。

雖然媒體試映發生了兩次技術失誤,走了幾個沒耐性的人,但賈樟柯的《山河故人》映畢依然獲得滿堂彩。他真是個絕頂聰明的導演,雖然在記者會上導演表示這是一個純粹的情感故事。但明眼人也曉得,情感的選擇裡,即反映了時代、地域,而非僅是個體,如果你真能拍的話。



繼《天注定》聚焦中國式的暴力與社會憤怒後,《山河故人》透過新舊世紀之交(1999)、現在(2014)以及未來(真的是2025)的變遷,既悠悠地探究中國在共產主義制度下向資本、物質主義靠攏的歷程(趙濤的三角戀),也預言全球化持續擴張的失根與追尋(在澳州相濡以沫的董子健、張艾嘉),而成就了既向自己(中國/賈樟柯)的過去招手、也看向未來的全方位視角。趙濤跨越時間向度的表演與賈樟柯的觀點恰如其分地結合在一起,也足以成為這位演員的代表作。這個表面講愛情與親情的故事,基底有著對中國由內而外的論述,在這個時間點推出,也標示了賈樟柯早已超越前輩導演成為當今國際影壇中國電影扛鼎者(或許可以再加上婁燁等幾位第六代旗手)的事實。

看完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我肅然起敬得幾乎掉淚。馬丁史柯西斯曾說如果古時候有電影,維斯康提的《戰國妖姬》(Senso,1954)應該就是十九世紀的新寫實主義電影,那麼《聶》應該更是推到九世紀的奇葩吧!



雖然五年前看過大致的劇本,已是氣韻及感悟為勝,但侯導處理這個唐人小說的結果,比當時從文字讀到的,更能捨得。就像作為刺客的聶隱娘在對戰之前,花費更多的時間在觀察、在等待,因為對人還有同情,還保有自己道德宇宙的她,勢必無法成為真正的刺客。但看盡官場人間的虞詐計算、愛恨嗔癡,看似化外之人的師父都難以擺脫政治與暴力的循環,她最後救完父親、放過青梅竹馬、拜別師父(雖然免不了還有一番放下與放不下的對戰),而選擇跟天真而見義勇為、卻又與世無爭的磨鏡少年離開紛擾,再合理不過。而這又和本片層次繁複的內景與大氣空靈的外景,互為表裡。



故事淡到一種極致。肩膊一握,就是理解與許諾。但簡約成就了複雜,留白卻說了更多。《刺客聶隱娘》讓我不禁聯想到他在八0年代的《戀戀風塵》與九0年代的《海上花》;它的美,已不僅是大家都看得出來的攝影、造型、美術的精緻。當他把演員磨到幾乎一致,無論文言對白或姿態動作,都能與自然的風、陽光、甚至蟲鳴鳥叫合為一體時,那真是一種魔術!銀幕裡的世界何等遙遠卻又如此真切,背後龐大的理解與體悟,支撐了這個看似雲淡風清的表面。侯孝賢的電影擺在這裡,拉開了和所有作品的距離。在愈來愈規格化的電影世界裡,他的不為所動,反而更新了我的電影視野,思索起電影敘事的更多可能。

當年被法國電影筆記選為1998年世界最佳電影片的《海上花》在坎城槓了龜。評審決定一切,是擺明的遊戲規則。《刺客聶隱娘》是否能獲得應有的禮讚,侯導似乎比所有人都淡定(到「台灣之夜」那天他還是這麼對我講)。但這部值得爭議與辯護的傑作,不愧是侯孝賢的電影。

 

 



美食日誌

溪頭-竹屋部落

吃竹、喝竹、睡竹…

這是一個將「竹文化」發揮到淋漓盡致的境界more

深活笑話

一鎮之長的鎮長064534說笑話

有一位朋友要請媽祖的神像回家, 因為坐飛機,那朋友又是男的, 如果放在大腿上,怕對媽祖不敬, 於是那朋友就幫神像買了個位子, 把神像放在位置上,綁上安全帶, 一切準備就緒,就等著飛機起飛..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