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史帝夫賈伯斯 Steve Jobs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6-01-26

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的故事,近五年內包括紀錄片就拍了三次,原因不外乎是Steve Jobs是改變全球人類生活習慣的傳奇人物,片商更在Steve Jobs的傳奇人生中看見了賣點,Steve Jobs於2011年與世長辭,讓全球的Apple產品愛用者感到扼腕與不捨。《史帝夫賈伯斯》中更有一句精妙的台詞:「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兩件事,先是同盟國戰勝,再來就是今天。」無疑正是Apple公司與Steve Jobs的最佳代名詞。

導演丹尼鮑伊(Danny Boyle)與編劇艾倫索金(Aaron Sorkin),執行《史帝夫賈伯斯》的劇本策略是集中在1984年的128K麥金塔電腦、1988年的自創品牌NeXT及1998年iMac Bondi Blue三場產品發表會的後台,透過Aaron Sorkin設計多達190多頁的劇本,觀眾得以清楚了解Steve Jobs的人生脈絡。

傳統傳記電影習慣描述主角從沒沒無聞,躍上舞台嶄露頭角,克服人生中困頓的生命歷程,然而本片僅觀眾透過人物的對白,宛如科技的極簡美感,從角色的理念衝突中建立故事張力,成功展現了如同舞台劇般場景設計的鋪排,以及Danny Boyle的敘事功力。和2013年的《賈伯斯》不同,《史帝夫賈伯斯》的故事,以Steve Jobs的女兒莉莎布瑞南(Lisa Brennan)作為關鍵角色,貫穿三段故事的親情主軸。

值得一提的是Lisa在第二場產品發表會拿著錄音機,不斷地聽著瓊妮蜜雪兒(Joni Mitchell)的〈正反兩面〉(〈Both Sides Now〉),〈Both Sides Now〉是Joni Mitchell二十多歲時所譜寫的歌曲,這首歌亦曾出現在電影《愛是您,愛是我》中,當艾瑪湯普遜(Emma Thompson)飾演的凱倫(Karan),在聖誕節收到了一張專輯作為禮物,她立即回到房間撥放這首歌,同時剪接了艾倫瑞克曼(Alan Rickman)飾演的丈夫哈利(Harry)將金項鍊送給另一名女人,那張專輯正是Joni Mitchell的專輯,而襯底的音樂正是〈Both Sides Now〉。

〈Both Sides Now〉的歌詞描寫了雲朵、愛情與人生,是以歌曲作為Karan情感危機的無奈註記,也是《史帝夫賈伯斯》中麥可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飾演的Steve Jobs的生命記號。

Lisa說她不斷的重複聽著〈Both Sides Now〉的兩個版本,一個是Joni Mitchell二十六歲時演唱的輕快版本,Lisa說帶了點女孩子氣;另一個版本是2000年時,年餘五十的Joni Mitchell重新演繹的慢版,Lisa說這個版本充滿了「遺憾」(Regretful),而《愛是您,愛是我》選用的正是重新演繹的版本,第一種版本呈現Joni Mitchell年輕時對愛情與人生的憧憬,顯得充滿希望;第二種版本則呈現了Joni Mitchell歷經生命紅塵後,看透生命的滄桑。

〈Both Sides Now〉的歌詞透過對雲、愛情與人生的正反兩面進行描寫,在電影中是暗指Steve Jobs在電影開頭意氣風發,以為自己什麼都懂,能夠呼風喚雨,且自信滿滿,但是最後他發現自己對世界豎立了高牆,遮蔽了他的雙眼,牆內只剩自己與商業目標,看不見應該在乎的人性情感,到了最後一場產品發表會,他才明白自己原來什麼都不懂,他不知道十多年來凱特溫絲蕾(Kate Winslet)飾演的助理喬安娜霍夫曼(Joanna Hoffman)在身邊默默的支持他多年,為他打理一切,甚至深深愛戀著他,亦不知他極力否認的私生女Lisa繳不出學費,還需要看心理醫生,他曾以為自己什麼都懂,但到了生命的後半段他懂的只有行銷與商業,他渾然不知過了半輩子,才了解生命中應該關懷的並非冰冷的科技產品,而是人與人之間溫熱的情感羈絆,因此他在電梯中落下了眼淚,鏡頭只拍攝他的半張臉,右半部的構圖空缺正是Steve Jobs生命中情感缺憾的書寫。

導演Danny Boyle與編劇Aaron Sorkin並無意將Steve Jobs描寫成冷血的商場獨裁者,他一直將Lisa在麥金塔電腦裡畫的抽象畫保存著,那正是他冰冷的外表下,仍存有一絲情感的證明,電影並未告訴觀眾那幅抽象畫畫的是什麼,重要的是Lisa一筆一畫的手痕,早已烙印在父親的內心,Steve Jobs一直將畫帶在身邊;麗莎電腦之名也是取之謊稱是區域整合系統架構(Local Integrated Systems Architecture)的縮寫,到最終坦承是取之於女兒的名字,也正是Steve Jobs回歸人性溫熱情感的動人書寫了。

電影畫面從1984的16mm螢幕尺寸、1988的35mm尺寸,一路演變到1998的數位影像的大小,不僅是時代的變化,也是Steve Jobs在不同年紀時的心境與生命格局轉變的生命書寫,即便Michael Fassbender在外型上並不如艾希頓庫奇(Ashton Kutcher)神似Steve Jobs,但是Michael Fassbender精準、具有說服力的演技,早已宛如Steve Jobs的螢幕重現。

筆者從《貧民百萬富翁》便深深地對Danny Boyle在處理情感上的溫柔撫觸滋味動容,在《史帝夫賈伯斯》中亦能看見Danny Boyle曾在《貧民百萬富翁》的回憶閃回剪接方式、《127小時》使用過的多畫面剪輯、投射在上衣的回憶影像,這次則將對話內容畫面投射在牆上,甚至是片尾插曲 The Macabees演唱的〈Grew Up At Midnight〉的選擇與使用,效果和《127小時》中選用Sigur Rós演唱的〈Festival〉一般,在提升片尾的情感動人張力有異曲同工之妙等手痕,都能在《史帝夫賈伯斯》中找到。只是三場發表會的轉場處理並不出色,甚至在《貧民百萬富翁》讓人彷彿身歷其境的攝影大觀、《127小時》中令人驚豔的壺底風光,《史帝夫賈伯斯》裡則完全看不到出色的攝影場面調度,即便Danny Boyle並未藉由Aaron Sorkin的劇本超越自己,但是片尾那熟悉情感的溫熱描摹,宛如一雙溫柔的手,細膩的撫觸觀眾的心靈,加上〈Grew Up At Midnight〉的動人音符,襯托Michael Fassbender雙眼的深情凝視,使得《史帝夫賈伯斯》早已成為至今最深情動人的賈伯斯傳記電影了。

Both Sides Now

Rows and flows of angel hair and ice cream castles in the air
像是天使的秀髮,用冰淇淋在空中堆成的城堡
And feather canyons everywhere, i've looked at cloud that way.
還有羽毛般覆蓋的峽谷,我曾經是那樣看著雲的。
But now they only block the sun, they rain and snow on everyone.
但現在只看到雲朵遮住了陽光,飄下了雨雪,
So many things i would have done but clouds got in my way.
我原有眾多夢想要實現,但雲朵阻擋了去路。

I've looked at clouds from both sides now, From up and down,
我從上方與下方看過了雲朵的正反兩面,
and still somehow ,It's cloud illusions i recall.
然而這只是雲的幻影,
I really don't know clouds at all.
我確實一點都不懂雲。

Moons and Junes and Ferris wheels, the dizzy dancing way you feel
明月、六月與摩天輪,像狂舞後的暈眩感,
As every fairy tale comes real; i've looked at love that way.
所有童話故事都會成真,我曾經那樣看待愛情。
But now it's just another show. you leave 'em laughing when you go
但現在那只是一場戲,你在眾人的訕笑中退場離去。
And if you care, don't let them know, don't give yourself away.
如果你在乎,就別讓他們知道,別洩露你的心事。

I've looked at love from both sides now, From give and take,
我從付出與獲得看過了愛情的正反兩面,
and still somehow ,It's love's illusions i recall.
然而那只是愛情的假象,
I really don't know love at all.
我確實一點都不了解愛情。

Tears and fears and feeling proud to say "i love you" right out loud,
淚水、恐懼與驕傲地大聲說出「我愛你」
Dreams and schemes and circus crowds, i've looked at life that way.
夢想、計畫與馬戲團小丑,我曾那樣看待人生。
But now old friends are acting strange, they shake their heads, they say I've changed.
但現在老朋友表現地很彆扭,他們搖著頭,說我變了。
Something's lost but something's gained in living every day.
有失必有得,生活就是如此吧。

I've looked at life from both sides now, From win and lose,
我從勝利與失敗看過了人生的正反兩面,
and still somehow ,It's life's illusions i recall.
然而這只是人生的虛假面,
I really don't know life at all.
我確實一點都不了解人生。


電影胡說八道專頁:
http://victorstarmovies.blogspot.tw/

 

 



美食日誌

溪頭-竹屋部落

吃竹、喝竹、睡竹…

這是一個將「竹文化」發揮到淋漓盡致的境界more

深活笑話

平步青雲的子爵風之音說笑話

媽媽的白髮 小敏:「媽媽,為什麼你的頭上長了些白髮?」 媽媽:「每當小孩子不聽媽媽的話時,媽媽便會長出白髮來.」 小敏:「那麼我知道外祖母為什麼滿頭白髮了.」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