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神鬼獵人 The Revenant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6-02-15

這部片是跟朋友J一同去看的、也是他選的,看完後本來擔心這部片某些片段對他來說會不會太藝術,但他對這部片的評價也覺得很不錯。在看這部電影前,我只知道片名與導演是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鳥人”導演),所以對這部片並沒有所謂的預期,看完後,覺得這部片與鳥人是那麼截然不同,很難將兩部片聯想在一起。

好萊塢片的慣例,就是在你屁股還沒坐熱前,開場通常五分鐘內,會用一個大場面、或是一個吸引點,來吸引觀眾眼球,這部片也不例外,一開場就出現大屠殺,印地安原住民瑞族與白人的激戰,為的是一批批已打烙的毛皮。四十多名白人,在這場戰役結束後,只剩十人左右,白人們搭船逃走,但為了怕印地安的瑞族繼續追蹤他們,身為嚮導的Glass(李奧納多飾)領著這群白人繞遠路。在此時,兩位對立主角的禍根已開始鋪陳,對立的另一方是Fitzgerald(Tom Hardy飾),不斷的埋怨:認為Glass應該要能一開始就先偵測到瑞族的接近、甚至要可以讓這些白人能以一擋百,接著再怪罪毛皮的折損、再到要繞遠路的不必要性,最後開始人身攻擊,認為Glass與原住民波尼族妻子生下的雜種Hawk在波尼族被屠村時,如何活下來的?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這時父親Glass壓住憤怒的Hawk,告訴她,白人們看不到也聽不見Hawk,只看到他的膚色。

就在枯燥的趕路路上,Glass(李奧納多飾)本來要找兒子一起去探路,但月光照射下的Hawk用睡姿遮掩自己正在哭泣的臉、因為白天被Fitzgerald用話語刺痛的傷口還在。Hawk臉上的灼傷傷疤,也一再提醒著彼此,被屠村與失去母親的那段傷痛過去。臉上上的傷口會癒合,但心靈上,對於失去母親的缺口,卻從沒癒合過,即使與母親的相處是如此短暫,但是或許是身為原住民的血液,對於自然、感覺與知覺都比白人敏銳。Glass對兒子Hawk說,”你是我的兒子呀…”,從波尼被屠村後,Glass就跟還是三四歲的兒子已相依為命多年,對於現在已長成青少年的Hawk,Glass是再熟悉不過了。

就在Glass留下兒子舔拭心靈傷口、獨自前往偵測接下來要走的路徑時,一片寂靜的森林中出現若有似無的聲音,Glass一開始就沒放下戒心過,只是這聲音太微弱,就在他發覺發出聲音的是小熊們時,導演先是用在樹上攀爬的小熊當背景,把Glass佔滿螢幕將近一半的畫面後,鏡頭開始繞著Glass旋轉,一如我們跟著Glass在旋轉,看環境中是否有大熊時,在大熊出現在畫面的瞬間,我們跟著Glass一起被撲倒。由於這畫面實在太寫實與血腥,我別過頭好幾次:熊先是撲倒Glass,與掙扎著要搏鬥、完全處於下風的Glass,每次的掙扎只會多幾道傷口,熊用爪子把Glass翻過來翻過去,然後Glass試著舉手防禦時,熊就直接咬住他的手,再翻摔一次,如果Glass繼續動,就東咬一口、西咬一口。Glass只好裝死,這時棕熊示威性地踩住Glass的頭,鏡頭一上一下的對照著威武的熊一腳踩住Glass的頭,感覺只要一用力,就可以把李奧納多的投給擰斷,然後熊的口水不斷地滴在Glass臉上,這段十多秒左右的畫面,卻讓我覺得好漫長,一如我就是被踩著的Glass,本來以為這場熊搏鬥會在裝死下就收場。

熊離開Glass大約十公尺處停下,朋友J說這是大熊要給小熊的盛宴,他要讓小熊把Glass當早餐吃。就在此時,Glass試圖用Rifle槍射擊大熊,大熊感受到Glass的準備還擊,於是又撲上來,聲勢比前一次更猛,把Glass整個咬住背部後、咬離地面、往地上摔,左上臂、右上臂都抓幾道痕跡,喉嚨被抓破、大量出血,傷勢嚴重到,我已經在思考男主角的存活機會,一方面我覺得我是熊的話,應該會把Glass解決掉,另一方面我想不太可能一開始就解決男主角。這整段被熊攻擊的長度,讓人覺得幾乎是用1:1的時間長度在拍攝般地漫長,對台灣人來說,熊出沒的機會很低,所以大概很難理解外國人對於熊的恐懼,這樣的恐懼在”1997勢不兩立”中有描寫過。但即使如此,面對這種無力感,在螢幕另外一頭的我也感受到了。所幸Glass用身上的短刀解決棕熊,熊與人一同摔下小山坡,Glass被熊壓住。

大家尋找下後看到被熊壓著的Glass,雖然開始治療他,但一方面大家覺得Glass傷勢嚴重、一定活不了,另一方面也靠設計這樣的情節來描寫Glass與兒子的關係:兒子對父親的不放棄、Glass的堅毅與存活意志力,還有Fitzgerald的冷漠殘酷,當然,把熊的攻擊拍得如此震撼,更是一個賣點。Fitzgerald看到這樣的Glass,埋怨著他對棕熊開的那一槍,一定會引來正在追蹤他們的瑞族。這時象徵人性光輝與懦弱的角色Bridger布萊傑正式進場了,他把熊爪做成項鍊,Fitzgerald對布萊傑說,”那熊爪不是你的”(通常獵人會把獵物身上的某部位取下當成戰利品,表示自己曾與此獵物搏鬥的象徵),當然這句話,也隱含著Fitzgerald對Glass戰勝棕熊的佩服。布萊傑這時除了把剛做好的熊爪項鍊放在Glass的包包中,也在水壺上刻了一個圖案,鏡頭在這個水壺上特寫了幾秒,為後面的關鍵埋下伏筆。

接下來,在救與不救Glass上,幾乎一面倒地覺得Glass是救不活的,領隊的captain 安德魯,堅持要救,並要大家做擔架,扛著Glass翻山越嶺,直到越來越陡的山坡與發高燒的Glass,讓隊長安德魯只好放棄,並要三個人留下來送Glass最後一程,隊長說一個人給七十大洋。從這段找三個人陪Glass走最後一程的過程,各自描寫留下的三個人的個性,兒子一開始就說”我不會走”,象徵人性的布萊傑也直接了當的說我要留下來,但沒有人願意當第三個人,因為認為留下來,容易變成瑞族狙擊的目標, 於是隊長要給一個人一百大洋,兒子說,我不要錢;布萊傑也說我不要、讓給要留下的第三人,Fitzgerald一聽到最後有三百元可領,馬上從斷然拒絕轉身加入斷然留下的陣營。這段除了形容父子感情深厚,更是要描寫Fitzgerald的貪婪。到這裡我還不曉得這部片片名的目的,因為這表示主角李奧納多要獵殺某人,雖然我知道應該是Fitzgerald,卻不知道原因,因為動機接下來才出現。

中間穿插了一段瑞族酋長與白人討價還價的片段,為的是後面情節埋伏筆,也讓人不站在那麼對立的角度來看酋長這個角度,酋長的搶取掠奪都是為了把搶來的毛皮換成馬,好用馬來打仗、尋找他被白人綁架的女兒。

重傷的Glass無法動彈,Fitzgerald試圖在Hawk與布萊傑離開找水找食物時謀殺Glass,被兒子Hawk撞見,嚷嚷著要吊死Fitzgerald,Fitzgerald只好殺了Hawk滅口,Glass只能死瞪著Fitzgerald。Fitzgerald騙布萊傑瑞族有20個人追上來、Hawk也不見蹤影,大概早就被殺,要布萊傑跟著一起逃跑、留下Glass等死,布萊傑後來發現Fitzgerald騙他、瑞族根本沒跟上、威脅要吊死他,雖然當布萊傑拿槍對著Fitzgerald、槍被Fitzgerald搶走、Fitzgerald打算射殺布萊傑卻卡膛。這時留著布萊傑活口,只是為了自己一個人逃回時,要布萊傑當”證人”,不露出馬腳。猶豫掙扎的布萊傑,沒有了當初留下來照顧Glass的果斷,只剩下生存的原始慾望與人性光明面的掙扎,這時代表善良人性的布萊傑,變成人性懦弱的代表,畢竟對與錯的抉擇很容易選,但對與對的抉擇,才是考驗。

不知算不算諷刺,本來無法活動的Glass,因為被遺棄、兒子被殺的仇恨,讓他開始移動,就算只靠雙手、拖著雙腳、吃死掉動物的脊髓、靠雙手爬到河邊,求生意志也不容許他放棄,這時穿插著他曾對兒子說過的話,只要還有一口氣,再辛苦都要盡力撐下去、不放棄。好不容易恢復一點求生意志,又遇上瑞族,再度變成獵物的Glass,沒有雙腳可跑、沒有武器,唯一能做的就是跑、靠河流沖走自己,看到這邊,我只能說Glass能活下來,真是得靠編劇給他很多很多的好運,其實這段說真的有點勉強,感覺是編劇企圖自圓其說的片段,因為在河邊喝水的Glass只能”河遁”,然後靠游泳直接在水中復健,被水沖過一場後Glass就可以走路了,說真的,看到這邊我都覺得:這是笑點嗎? 哈哈。

可以活動的Glass也開始打獵:烤小鳥、用石滬抓魚、然後生啃活魚,後面還有生吞動物內臟,只能說真的太犧牲這位大演員,光靠同情票,應該就有不少影藝學院的學生會投給他吧?他大概也是用”生魚片”來說服自己吞下去吧? 這裡有一段畫面是長得像水牛的動物遷徙,其中更讓畫面中出現有一隻水牛被野豬群攻擊當背景、Glass在前景。這時編劇也給多舛命運的Glass一點甜頭,遇上同樣是波尼遺族的一個男人正在生吃水牛內臟,Glass也想分杯羹,無奈無法好好說話(因為之前被熊攻擊時抓破喉嚨、無法發聲),於是拿出熊爪試圖向男人說明自己的傷勢,然後用殷切的眼神看著男人手上的動物內臟。男人賞了他一塊肉,Glass不適應吃生內臟、先是吐過一回,然後又繼續吃。畢竟冰天雪地下,餓死或病死的機會都很大,不吃是必死無疑,現在的Glass只靠著復仇意志存活,只要他有時間休息,他總是在寫一個名字:Fitzgerald。

吃完又昏睡的Glass,露出背後的傷痕,男人掀開Glass的背部、看到被熊爪抓的遍體麟傷,接下來的幾天Glass開始試圖與男人對話,告訴他自己活下來的故事,因為兩人的共同語言、一樣被滅村,一樣靠著復仇意志存活,男人開始照顧Glass:用樹枝搭棚(這段搭棚過程看起來是縮時攝影)、準備草藥敷在Glass的傷口,讓他快點癒合,這時的Glass因為高燒死過一回,在夢中,他看見波尼族的妻子、來到荒野中的一個教堂,身上的衣服不再都是同一件厚重毛皮,這個教堂不被冰天雪地包覆,而有些許的陽光,Glass彷彿可以抱著妻子,雖然最後夢中夢的他,從第一層夢醒來時,發現自己抱著的是樹幹,(說到夢中夢會想到李奧納多的另一部片”全面啟動”(Inception))。清醒後的Glass,拿著男人為她準備的食物、正準備出發,卻發現男人被吊死在樹上,身上掛著一個牌子,寫著”我是野蠻人”,不禁會讓人想,誰才是野蠻人?

接下來的Glass,意外遇上一群白人,正準備趁白人們酒醉時偷走馬,卻撞見一個白人正在強暴一名原住民,Glass救了這個女孩,卻沒想到這個女孩會在未來救了自己。女孩把白人的下體割掉後,和Glass一樣逃走,(Glass的水壺似乎是在這時掉下來),但Glass這時卻被白人群起攻擊,狂奔下跌下懸崖,馬摔斷脖子、Glass因為有先撞到樹枝的緩衝下,只有外傷,這裡有一個我跟朋友J一致認為算是特別的情節,就是Glass把馬的內臟搬出後,充當臨時帳棚,把自己塞入馬的軀體中避風。除了可以是一個討論真假的話題,因為看起來非常的真,又是一個讓人覺得難為李奧納多的一個點、一個賺取同情票的點,畢竟我們都知道演藝學院很愛給同情票,從之前越來越多男女星會利用增胖減重來賺取演藝學院的票後,李奧納多如果因此得到影帝,也不令人意外。

這時劇情急轉直下,一個白人來到最前面出場的隊長與其他隊員所在的避難村落、訴說自己被瑞族攻擊的過程,因為手上拿著Glass的水壺,布萊傑一度以為是失蹤的Hawk出現,隊長安德魯帶隊去找Hawk,找到的卻是Glass,知道真相的隊長發狂似的尋找Fitzgerald,卻只看到被撬開的保險箱與被清空的存款。Glass說服隊長讓他參與獵殺Fitzgerald的路程,就這樣只有兩個人的復仇之旅,啟程後沒多久,隊長就在與Glass分頭追蹤Fitzgerald時被射殺(這裡其實很心疼Captain,因為Fitzgerald曾被割頭皮,他也這麼對待隊長,這種”儀式”的羞辱意味大於實質意義,這麼不文明的割頭皮舉動,我只在電影”真愛來找碴”(Nurse Betty)中看過)。

接下來這招是偽裝,也是聲東擊西,Glass在隊長背後架起樹枝,放在馬匹上、騎在前面,偽裝成自己,而自己在第二批馬上趴著、晃著,直到Fitzgerald開槍、確認獵物是否死掉(除了身為獵人的本能,大概也因為Glass很難死吧? 哈),偽裝的Glass只有機會射到Fitzgerald的左肩,兩人激戰下,Fitzgerald面對即將死亡的坦然,反而讓Glass遲疑,認為只有上帝才能取人性命,瑞族的出現,正好幫猶豫的Glass解套,瑞族的人殺了Fitzgerald,此時恐懼的Glass擔心自己也被殺,即使自己早就死過、也已經復仇了,身為人的求生本能仍讓他看到迎面而來的瑞族忍不住瞪大眼睛、呼吸急促,但瑞族只從Glass身邊經過,好似他是布景,接下來對原住民女孩的特寫回答了一切:酋長找到他被綁的女兒,這女孩也正是Glass之前解救過、那個被白人強暴的女孩。

整體來說,結構嚴謹,雖然編劇在某些小地方有點牽強,但不至於破壞整部片。也把每個很關鍵的點都拍得很清楚,例如被熊攻擊、瑞族與白人的關係、兩大主角之間的互動,比較美中不足的是整部片的動機是Glass對Hawk的愛,但這段我認為描寫得不夠深,必須靠觀眾自己腦補,這本該是這部片的心臟,因為這份愛才會生恨,如果愛的不深,復仇的恨又哪會刻骨銘心呢?演員的表演就不用說了,硬漢性格、脾氣卻不硬、能屈能伸的角色;對食物那種渴求的眼神,還有忍住幾分鐘不眨眼睛、為這份工作的投入與犧牲,都讓人不能不佩服李奧納多。真的要挑剔的話,布萊傑的演出比較平、沒有太多變化,與世界一流演員一起,變成了演技的對照組。

去年剛拿下奧斯卡最佳導演的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用了許多長鏡頭,其實很多好萊塢導演並不常用長鏡頭,多以中近景為主,這位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算是用鏡比較活潑的了,而且其實可以看的出來每一場用鏡、走鏡的細膩,例如在森林中鏡頭緩緩地移動、在Glass偵查環境時,在背後緩緩地跟著;環繞樹林、把小熊拍入(應該是特效啦XD)、然後鏡頭回到演員身上;又或者Glass被沖入河中時載浮載沉,一邊拍攝Glass的恐懼,一邊拍攝水中抽動的腿表示靠游泳復健,一邊用Glass的眼光看往岸上追逐他的瑞族。整體來說,最難拍的不知算不算熊攻擊的那場,因為除了馬戲團的熊,我能想到是特效,不論哪一種,都需要演員絕佳的默契、節拍才能拍出這令人屏息的一幕。只能說,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這位導演不只懂得當導演,更懂行銷,抓住觀眾喜歡被驚喜驚嚇的胃口;李奧納多則是展現了奪影帝的決心、挑選劇本與導演的敏銳度。

 

 



旅人故事

散步的雲 - 日月潭生態民宿

每年至少一次去南投的小旅行
在今年發現了「散步的雲」
確實很令人驚喜more

深活笑話

平凡無奇的平民yuefang說笑話

有一天, 有一個動物園其中有一區是袋鼠區, 袋鼠常常跑出去,一堆園長開會討論, 過了許久他們決定把籠子提高提高20公尺, 可是袋鼠還是跑出去, 他們又把籠子提高提高20公尺, 可是袋鼠一直跑出去, 有一天袋鼠跟一..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