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第66屆柏林影展 THE 66TH BERLI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6-02-22
2016(第66屆)柏林影展現場直擊(一)戰火與移民 / 聞天祥

第66屆柏林影展由柯恩兄弟(Joel & Ethan Coen)的《凱薩萬歲》(Hail, Caesar!)揭開序幕。這部描述1950年代正在拍攝一部叫做《凱薩萬歲》的電影明星(喬治克隆尼)遭人綁架,一個專門喬事的製片(喬許布洛林)除了要處理一堆本來就頗棘手的明星未爆彈外,還要神不知鬼不覺地把人給贖回。柯恩兄弟少了當年《巴頓芬克》的狠勁,倒是在重現片廠風華與類型模仿上多了點復古趣味。雖然不如預期,但既是部關於電影的電影,且看在星光燦爛的份上,柏林似乎沒有理由推拒這樣的開幕(雖然我更喜歡前年的《布達佩斯大飯店》,無論各方面)。

在三大影展當中,柏林不僅片量最大,向來在主題(政治)性上也最強烈。去年震撼歐洲的難民潮事件,德國做為最有擔當也最善意的國家,柏林影展也同樣高舉這塊招牌,競賽片中關於戰爭、移民的題材,佔了極大比例。

例如曾以《三不管地帶》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丹尼斯塔諾維奇(Danis Tanović)的新作《塞拉耶佛之死》(Death in Sarajevo)便是以塞拉耶佛一家金玉其外的豪華旅館正在準備舉辦追悼一次世界大戰的百年活動,然而已經兩個月沒領到薪水的員工們也打算發動抗爭,在頂樓錄影的電視主持人和來賓為觀點不同而針鋒相對,地下室的賭場則在一擲千金外、暴力阻擋罷工的帶頭者……。整部電影由諸多角色相互交織,但場景幾乎都在飯店內,亦步亦趨的攝影機運動把貌似井然下的一觸即發掌握到位,也令這部夾雜大量歷史、種族等議題的作品維繫住緊湊的黑色喜劇基調。只不過最後的死亡場面來得太嫌突兀,而讓匠氣外露。

出生在伊朗、兩伊戰爭時期移民英國、與不少法國導演合作過的拉菲皮特斯(Rafi Pitts)是柏林影展偏愛的導演,曾多次入圍競賽,但我向來不太能欣賞他的作品(另一位和我絕緣的是今年以八小時長的《悲傷秘密的搖籃曲》A Lullaby to the Sorrowful Mystery入圍的菲律賓導演勒夫迪亞茲Lav Diaz)。

拉菲皮特斯的《我叫尼洛》(I am Nero)描述一心想去洛杉磯投靠異母兄長的墨西哥男孩尼洛,後來加入美軍、到中東打仗的故事。他的敘事手法與場面調度皆動力不足,另一個大問題是在寫實的基礎上,有太多無法說服我的點。像是墨西哥男孩見哥哥住在搖滾巨星般的豪宅竟不疑有他,就不合理;果然隔天哥哥變司機,簡直是肥皂劇的老梗。而他還可以還隨便用哥哥的假身分證從軍,最好國防體系這麼敷衍以及別人看不出來他是未成年的偷渡客。最後全部隊只有他獨活而落單在沙漠公路上,我只覺得意念先行到不合邏輯的地步了。

勒夫迪亞茲超過五小時的前作《From What Is Before 》拿下了2014盧卡諾影展的金豹獎,再接再厲(或變本加厲)的《悲傷秘密的搖籃曲》則又多了三小時。當眾人都在八卦評審要怎麼看這部電影時,迫於片長而只好把媒體場與首映場合而為一的放映(也出現史上最早的紅地毯,早上九點開始),讓入場規則不同的媒體與觀眾大打結。而這部取材歷史,刻畫菲律賓獨立革命之父遭西班牙殖民政府殺害後、不同人物的反應,敘事分散而且冗長,有些場面甚至出現NG,讓我有點不解。一如所料,創下本屆最高的離場率。



相較之下,以紀錄片起家的葡萄牙導演費瑞拉(Ivo M. Ferreira)同樣以黑白拍攝的《戰場來信》(Letters from War)好像變得容易消化多了(當然這是比較級的結果,因為這也不是一部容易親近的電影)。本片取材作家兼醫生António Lobo Antunes在1970年代初期的葡萄牙殖民戰爭中寫給妻子的書信,以喋喋不休的旁白,搭配優美的攝影,直覺聯想到雷奈的《廣島之戀》。只不過看完影片,還是不理解這場戰役的來龍去脈,且片中角色、事件也缺乏整合,比較像是配合文字的附庸,因此很難被打動。然而這份刻意的疏離,也獲得小部分的好評,例如銀幕雜誌就獨排眾議給予滿分。



真正獲得一致好評、甚至到影展尾聲唯一在國際影評平均給分超過3分(平均3.3,滿分為4分)的,是吉安弗蘭科羅西(Gianfranco Rosi)的《海上之火》(Fire at Sea),這是部紀錄片。影迷也許記憶猶新,他曾以《一條大路通羅馬》擊敗蔡明亮拿下2013年威尼斯影展金獅獎。這次影片拍攝的地點蘭佩杜薩(Lampedusa)島,位於地中海,由於靠近非洲,成為難民前仆後繼的偷渡中繼站,每年都有數萬非洲人冒險偷渡,卻因惡劣的海相與船況,枉死的冤魂不在少數。然而影片不僅於此,而是來回穿梭在一個世居於此的平凡家族(尤其是喜歡玩彈弓的12歲男孩Samuele,他小大人般的個性氣質相當吸睛)和幾乎已成例行公事的救援、檢疫,交融出一幅人間百態的浮世圖像。沒有溢於言表的吶喊控訴,人道精神卻不言可諭,媒體試映結束立即獲得滿堂彩。

紀錄片並非沒有勝算。除了羅西自己就拿過威尼斯金獅獎,去年紀錄片《深海光年》也在柏林大放異彩。奧斯卡得主亞歷克斯吉布尼(Alex Gibney)的《零時差攻擊》(Zero Day)是今年第二部入選競賽的紀錄片,他挖出美國與以色列政府為了防堵伊朗的核武進程而聯手研發電腦病毒,然而在阻擋、破壞對手的同時,也讓自己甚至全世界陷入被反噬的危險裡。這部揭發網路戰爭內幕的紀錄片令人聯想到以史諾登揭露美國網絡監控的《第四公民》,但揭密者則由演員經電腦處理後呈現其內容。有趣的是在奧斯卡拿下最佳紀錄片的《第四公民》當初能完成,德國正是導演進行後製的避風港。

嚴格說來,柏林競賽片在戰爭、移民這塊的表現上,並不盡如人意;但是在形式的探索部分,是有企圖心的。而今年最慘的競賽片可能是法國男星文森裴瑞茲(Vincent Perez)執導的《獨自在柏林》(Alone in Berlin)。影片刻畫艾瑪湯普遜和布藍登葛利森飾演的德國夫婦,當知悉兒子死在前線後,便以散發卡片的方式攻擊希特勒,呼籲民眾覺醒,最終被查出送上斷頭台的真實事件。片中角色寫的是德文、卻用英文說對白的處理雖然怪,但還可理解是因為市場考量(諷刺的是德國演員丹尼爾布魯也只好配合說英語)。最大的問題是完全沒有層次,讓主角好像只是因為失去兒子就遷怒元首的父母,而他們的作為還害死了無辜的鄰居。這種以為理所當然而忽略其內心行動,其實是創作大忌。演員們個個都很用力,卻絲毫感動不了人。最後還安排納粹警長自殺前(又是一個問題:他幹嘛自殺?我們實在看不出他有什麼非走上絕路不可的掙扎)把所有反戰明信片當天女散花狀灑落,尤顯矯情。人家坎城去年是用《索爾之子》當競賽片,這部電影的題材雖然切中德國,但原創成績卻讓柏林有點掛不住臉啊!


2016.02.19 寫於柏林

 

 



旅人故事

散步的雲 - 日月潭生態民宿

每年至少一次去南投的小旅行
在今年發現了「散步的雲」
確實很令人驚喜more

深活笑話

平步青雲的子爵劍魂說笑話

當夜幕低垂,心情坎坷不安!期盼那根硬物進入我的體內,輕輕溫柔的前後左右上下不停抽動!每一次都弄得我口吐白沫時,還流血!唉!刷牙真舒服啊!讚!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