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偏見的故事 Intolerance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6-10-22
【2016金馬影展(1)偏見的故事】

放映時間:
11.17 〈四〉 14:00 豪華 2 廳
11.21 〈一〉 19:00 豪華 2 廳

今年(2016)是素有「美國電影之父」尊稱的葛里菲斯(D.W. Griffith,1875-1947)於1916年執導的《偏見的故事》(Intolerance,又譯《忍無可忍》、《黨同伐異》)一百週年。

偏見的故事》以其大膽前衛的敘事結構著稱。葛里菲斯把以下四個不同時空的故事:巴比倫的毀滅、耶穌的受難、法國的宗教大屠殺以及現代美國社會——透過間隔剪接(intercutting,也有譯作平行剪接)突破時序而加以鏈結。雖然因此打開電影語言的新頁,形成跨越時空的辯證(尤其在尾聲串連起各個時代的殺戮與救贖時),但這個連現代觀眾都可能適應不良的敘事手法,在當年獲致了慘烈的失敗(也因為投資太大)。然而一百年後,這部早已被列為影史經典的鉅片,看起來依然很過癮。但就像〈卓別林自傳〉(My Autobiography)對葛里菲斯的評價:「他無疑是默片時代的天才,雖然他的作品具有通俗劇的風格,離奇、荒謬,卻饒富獨創的特質,而讓每一部影片都有欣賞的價值。」

偏見的故事》雖有四個不同的故事,但顯然地,巴比倫的毀滅和現代篇的美國故事,勝過其他兩個;其中細膩的愛情、道德的糾葛等通俗劇元素,是它們突出的主因。

其中,「巴比倫的毀滅」擁有極驚人的景觀,數以千計的演員陣容和可容兩輛馬車平行通過的城牆,說明當時鉅資的氣魄與創作的野心(關於這段往事,義大利導演塔維尼兄弟拍過一部叫做《早安巴比倫》Good Morning, Babylon的片子曾有述及)。除此之外,葛里菲斯還展露了幾個特點,說明其抒情能力的高超。例如:刻畫巴比倫國王戰勝回朝的歡宴,呈現的不僅是酒池肉林,王妃用兩隻小白鴿拖著載有一朵白玫瑰的小車子獻與國王的調情場面,更展現了視覺調度的煽情魅力。不過這段故事裡最重要的人物,不是國王或王妃,也不是最終叛變的祭司,而是一個被簡稱為「山姑」(The Mountain Girl)的野丫頭(康絲坦斯塔瑪吉Constance Talmadge飾演)。她率直不拘的個性,讓兄長無所適從,循法庭賦予他的權利,把妹妹送到「新娘市集」找丈夫馴服她,但她卻嚇跑所有買家(男人),也對真心追求的男孩不假辭色,唯獨路過而賜她自由之身的國王,擄獲了她的心。在葛理菲斯的鋪排下,痴心男孩為了奔放不拘的野丫頭去從軍(因為她說只愛戰士,其實指的是率領大軍的國王),而女孩從男孩那裡得到的好處,卻是為了靠近國王,而國王哪裡記得她啊!最後巴比倫城被攻陷,國王、王妃相繼殉情,套上盔甲禦敵的野丫頭也中箭身亡。臨死前,原本代表貴族世界風花雪月的小白鴿,竟然來到女孩的身旁,那想追求的與不可得的愛,以及葛理菲斯寬大的同理心,在此瞬間淋漓盡致。

而現代版的美國故事在道德上顯然是較為曲折複雜的一段。葛里菲斯批判企業家有錢搞基金會、藉行善之名管眾人閒事,對於剝削勞工生計的決定卻毫不眨眼。害得員工有失去親人(在勞資衝突中被殺害),更多則無家可歸,被迫離鄉背井。葛里菲斯的鏡頭饒富趣味,他讓企業家置身於大遠景中,旁無他人,以凸顯其自大與孤獨;反過頭用大特寫拍升斗小民遭遇打擊的忍氣吞聲與憤怒難平(無論表情或拳頭),形成強烈對比。而暱稱為小親親(The Dear One)的可愛女孩(梅馬許Mae Marsh飾演)原與父親相依為命,父親過勞猝世後,也潔身自愛。她的純潔,感化了一度誤入歧途擔任黑道打手的失業男孩,兩人結為連理。然而快樂的日子不長,男孩先被幫派老大栽贓入禍,自詡正義的法庭也還不了他的清白;女孩只能獨力生下孩子,等待丈夫出獄。誰知禍不單行,被貼上不良家庭標籤的女孩,終究被偽善的基金會人士奪走孩子的撫養權,表面上說要幫助她的幫派老大其實想染指她。當男女主角忙著對抗壞人,一聲槍響為他們帶來更大的災難。男孩理所當然被視為嫌疑犯、甚至被處以死刑,而其實行兇的,也是在資本家剝削下走投無路而成為老大禁臠的女子,出於嫉妒與痛恨,躲在窗外旁觀的她,扣下男孩離開幫派時歸還的手槍板機。一個牽一個的四角關係,其實直指偽善與偏見如何擴染成時代社會的悲劇。只是於心不忍的葛里菲斯設計了一個好心警察發覺事有蹊蹺,為男女主角奔走尋找真相,也多虧真兇最終也不願落井下石而承認犯罪。但是在千鈞一髮、令人屏息的「最後救援」中,置身事外的正義魔人,哪裡曉得自己差點成了冤獄與悲劇的推波助瀾者?

葛里菲斯在展示他的敘事野心與史詩結構的同時,也證明他最拿手的其實是藏在其間的通俗劇元素。「山姑」與「小親親」這兩個一古一今的女性形象及其愛情遭逢,完全體現了此點,令人一掬同情之淚。而我最鍾愛的「葛里菲斯女郎」莉莉安姬許(Lillian Gish)則在本片扮演「推動搖籃的母親」,一個永恆的象徵,作為本片最顯著的視覺母題,以及聯繫不同故事的接點。

葛里菲斯驚人的手筆,指出不同時代的慘劇與錯誤,多源於人類排除異己的私心。然而在最後,他不但給予美國現代故事一個happy ending,更在全片尾聲,開啟天堂之門,消彌囹圄高牆,讓戰場上的士兵放下刀槍,取而代之的是花團錦簇,並在和樂融融的人群中,對焦在兩小無猜的孩童身上。好一個「放下屠刀」與「反璞歸真」。

這部片在一次大戰對立最巨的時刻推出,當愛國教條喊得震天價響的時刻,葛里菲斯的訴求,看似不合時宜,實則當頭棒喝。你可以說葛里菲斯過於天真,卻很難懷疑他的真誠。而為了闡述他的理念,證明其論點,他所開展的電影語言與敘事手法,百年之後,對現下仍是相當具有啟發性的。



2016 金馬影展TGHFF | 偏見的故事 Intolerance


【經典重現 Restored Classic】
1989美國國家電影保護局指定典藏

導演Director 大衛葛里菲斯 D.W. Griffith

西元前六世紀的巴比倫,波斯人兵臨城下,盛極一時的空中花園面臨傾滅邊緣;兩千年前的耶路撒冷,無法相互包容的人們欲將聖子耶穌致於死地;1572年,巴黎,一對雨格諾教派戀人正陶醉在愛情的喜悅裡,絲毫不察一場以宗教為名的殺戮陰影正悄然蔓延;廿世紀的現代美國,年輕的工人夫妻遭到司法誣陷,假道學的社會團體見獵心喜,準備以丈夫的無辜生命作為殺雞儆猴的道德祭品⋯⋯。

本片適逢問世一百週年,是葛里菲斯繼《國家的誕生》獲得空前成功後的野心之作,以多線並行的平行剪接架構起四個不同時代的敘事線,將蒙太奇美學從營造「最後一刻救營」的戲劇性張力,推升至寓言性的形而上層次,高度複雜的手法曾引起一世紀前觀眾的困惑,票房一敗塗地,卻徹底革新電影敘事的發展。奧森威爾斯曾譽言:「這一失敗,同時也是電影史上最大的成功。」

 

 



美食日誌

溪頭-竹屋部落

吃竹、喝竹、睡竹…

這是一個將「竹文化」發揮到淋漓盡致的境界more

深活笑話

高高在上的伯爵賤狗說笑話

酒醉駕車 不良爸喝得醉醺醺的開車要回家,路上遇到臨檢,被警察欄下來... 警察:哇咧!喝的這麼醉還敢開車,你不知道現在酒醉駕車是要重罰的嗎? 不良爸:知道啊!罰就罰吧! 不良爸打了個酒嗝,繼續說:..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