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戀夏絮語 Le Beaux Jours D'aranjuez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7-01-17
戀夏絮語 The Beautiful Days of Aranjuez (2016)

文:黑鮪魚DFW

金馬影展「大師饗宴」單元放映,於12月23日上映
導演:Wim Wenders

我在心中罵著:「太自私了。」

由於沒閱讀過原劇本,想當然耳,沒親自看過原舞台劇,我希望我沒有誤會溫德斯,但就一位佩服大師的他的影迷,這部電影讓我感到失望。

引用溫德斯的話:「這是一部將妄想貫徹落實的電影。」

寫作者的妄想,我看到的都是「身為寫作者的他」。

溫德斯將電影封鎖成一個簡陋的涼亭子,這個框架亦鎖住了整部電影的發展,如同我們會看到兩位主角在涼亭的景框。

主要腳色很精簡,只有三人:寫作者、一個男人與一個女人,而男女兩人為寫作者所創造的腳色。

兩位男女主角的對話,像是為了上台合演一齣舞台劇而私下相約在戶外試戲,談論著文鄒文本,說著自己令觀眾不解的故事,而當畫面靜止特寫在聽話者的臉龐時,我不得自私的心想:「你在說甚麼?」或「你到底想說甚麼?」

字字珠璣,沒錯,如同一位寫作者苦心積慮試圖透過個人化語言來告訴讀者故事,但這部電影卻沒有打算給觀眾任何東西。

我們是台下的觀眾,看著片中的寫作者說著即將成為文本或劇本的文字,而男女主角對話就是寫作者的想像,他們倆人坐在椅子上,如逃離現實世界般暢所欲言,他們談論著「愛」,把玩著蘋果,如禁果,跨越界線,天馬行空,而思竭的時候,寫作者在自家的黑膠唱片點唱機播首歌,大家一起聽著首好歌,想法到了腦海中,再繼續說著故事,而故事結尾的時候來了場風,雲給吹來了,大地進入一片昏暗,故事也不能如光一樣照亮大地,進入沉睡了,進入黑暗。

如果舞台劇如此的靜,我想直接去閱讀文字還來的勤。

男女主角在對話之間給了彼此多少的限制,不能單純以Yes或No來回答,不能過度的動作,不能走出那涼亭外,不能暴力,不能悲苦,對,在完美的夏天之中,不能有任何缺陷,但他們也不是在談卿卿我我的愛情故事,莫名說著無來由的自身故事,不也就是限制我們的想像,不也限制了電影本身的創作虛構真實的能力。

就論演技來說,我看到的卻是語言。

一人說故事,一人聽故事,一人寫故事,一人唱故事,一人做園丁會做的事。

巴黎街道的靜與美,夏天日光的照耀,皆代表非現實的世界,而男主角說著一個完美如桃花源的城鎮--Aranjuez--的故事,在最後,男主角以望遠鏡再度望向遠方的巴黎,而巴黎如同個被工業、科技侵害的城市,所以他們遠離了,到了非現實的世界。

到了後頭,寫作者離開了書房,漫遊在森林中以渴求更好的創作靈感,同時,女主角開始一連串的說話,說著好幾個「甚麼的女皇」的造詞,愈看下去愈不合理,可以顯現寫作者的心境進入到胡思亂想的階段,雜七雜八,而寫作者最後凝視黑暗大地的淚水,不也呼應此嗎?

最後,烏雲襲來,寫作者被黑暗覆蓋,所有的世界不再見到一絲夏日的光亮,寒意跟著上來,回到真正的現實,不發一語,我們跟著鏡頭來到一幅模糊的山水畫,一起進入到真正的黑。




出處:https://www.inmovie.com.tw/user/112980

 

 



美食日誌

溪頭-竹屋部落

吃竹、喝竹、睡竹…

這是一個將「竹文化」發揮到淋漓盡致的境界more

深活笑話

流浪中的遊客鬼爵說笑話

有一天 小明要寫一篇政治的文章,他就問爸爸:[爸,啥是政治。] 爸爸說[你就像是老百姓,你媽就像政府,爸爸就像財團,女傭就像勞工,你哥像壞人,你哥的女朋友像好人,你弟就是大家的未來。]晚上時,小明的弟弟因為..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