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顛父人生 Toni Erdmann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7-01-17
顛父人生》之女兒的無奈

文:黑鮪魚DFW

再看一次本片,補足上次沒看清楚或已忘記的部分。

我認為本片的份量雖然龐大,但也只不過是片長多了點,空鏡頭多了幾秒,花了許多時間記錄腳色之間的等待與凝視,且拋棄掉第一次看本片時的笑料,可以多花點心思注意「台詞」與「演員的表情」,這部片子比我第一次看到還要來的感動,尤其在女兒(Sandra Hüller飾演)這個腳色上。

本片是導演Maren Ade以自己身為女兒的角度看待父親這腳色,但我想為人子女都會因為本片而落淚,或是敲擊過去不為所動的私心而有所感觸。



如同我前篇所寫的評論(按此前往),講述著對比與對等,同樣的,我將以這角度來看本片。本片可以分成兩段,中間轉捩點依舊是「父親轉變為Toni Erdmann」的時機點。

第一段為女兒生日,剛從上海回家,在德國沒待多久又準備到羅馬尼亞。父親請休假到羅馬尼亞拜訪,順便送女兒生日禮物,女兒忙於工作、交際應酬,所以無法照顧來訪的父親,兩人相處不甚,女兒累癱在床上,父親沒有叫醒她,兩人大吵一架,父親決定離開。



離開後,女兒覺得解放了,與閨密吃飯聊天敘舊,在名為達文西的高級餐廳,聊一聊,說著誰的週末最慘,女兒說了,父親的來訪使得她度過人生最慘的周末,這時,Toni出現了,嚇得女兒不知所措、乾瞪眼,Toni便與她的閨密聊起天來。

第二段Toni開始如影隨形跟著女兒,他假以羅馬尼亞富翁的朋友跟一個假工作身分行騙女兒周遭的人,女兒開始關注父親一言一行,擔心害怕自己的事業被父親害慘,兩人開始如被手銬牽住般生活,即使被動、荒謬、不解,但兩人確實相聚在一塊,也漸漸的發掘、了解彼此作為父親與女兒身分的何謂。

第一段有如女兒對父親的挑戰,第二段則是Toni(父親)對女兒的挑戰。這得從對話上才能察覺。



如同最早開始,父親與女兒溝通,父親說他雇了一個替代女兒,而女兒直接回嘴說:那你以後就找她幫你慶生。在第一段,其實觀眾可以看到女兒頻頻「假裝」接手機作為對家庭不熟悉的解套,在父親眼裡是種無禮、不尊重;之後,如同父親的等待女兒從工作解套,例如:在公司大廳時,父親帶著墨鏡走在女兒旁,以為女兒會發現他,但女兒故意不理他,直接進了電梯;在餐廳或是宴會中,女兒都在工作,父親都是等待著,要不就是在一旁沉默,被女兒有意識的忽視,父親偶爾時來的搞笑幽默,戴假牙裝狠、說雇了另外一個女兒等等,反而加深了父女間的嫌隙;到了後頭,女兒與某CEO的太太去購物,結束後,父親等了三小時,自由在購物中心閒晃,看了溜冰,而溜冰場上一對父子在遊戲,這是種對比,孤單的老父之於和樂的父子,去找了女兒,死有錢的CEO太太說這購物中心糟透了,女兒也只好虛應一下,而父親對著女兒說了一句看似開玩笑又或是指責的話:「妳還是人嗎?」(之前在金馬影展上看成「她還是人嗎?」,我以為父親指責的是死有錢人太太)



這句話有如一種對之前女兒對父親的不尊重給予強烈的回擊,因為切中女兒的心。這也可以說明了為何第二段在他們互動如同拳擊賽,Toni一直給女兒找麻煩,例如:放屁坐墊、起士刨刀、以德國大使來騙人(更誇張更極端的身分)、躲在衣櫃嚇人、上手銬還沒有鑰匙、強迫她坐好好的畫復活節彩蛋、叫她唱歌以示謝意等等,Toni的出現如同想要證明女兒的能力到底有多高或多偉大,好讓身為女兒的她可以對父親無禮,或是詢問她工作真的是妳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嗎?這也說明了第一段故事尾巴「生命的意義」的對談,如果再仔細回看那段女兒因為按摩不舒服,而怒對飯店服務員要求過多,但父親看不下去,覺得女兒過頭過度,開始「認真」想談一下女兒的生活,只不過女兒卻直接、無所顧忌地反問父親:你是大老遠到羅馬尼亞想談「生命的意義」的大哉問嗎?之後,父親便離開女兒的家。

而這個大哉問在最後一場作了解答。兩人在翻找祖母的遺物,女兒突然拿起假牙跟戴起帽子裝小丑或是向搞笑的父親致敬,說著自我的改變,離開公司,更自在的與父親相處或想了解父親,而祖母的離去與老狗狗威力的死給了這問題很重要的詮釋,如果不把握現在,哪天家人突然走了,自己也只能徒然。

而父親看了女兒久久一次的搞笑,去拿相機,離開女兒,讓女兒等待,這裡來說,其實對女兒來說很心痛,也許她只想要個擁抱或是什麼親密接觸,但父親又走了,女兒徒然,她只能等待,父親(Toni)無心的離去卻成了對之前女兒無禮有心的復仇,只不過這就是生命的無常,所以導演拍攝這個等待是很重要的,如同《你那邊幾點?》的開場,苗天等著小康來吃飯,但怎麼就是等不到小康出現,結果下一幕,作為父親的苗天死了,徒留小康拿著骨灰坐靈車對著父親的骨灰說:要過隧道了。

導演花了讓鏡頭多待了許久是有意義的,在於記錄父女之間的等待與尷尬,或是兩人的不知所措,又或是鬥嘴後的傻眼、無奈,描述出父親與女兒的心理距離。

本片確實可以花多點心思再看一遍,第一次看笑中帶淚、拍手叫好,第二次看不停止的心酸掩面流淚。



如果多注意點對話,也會察覺出為何Toni可以準確的知道女兒的行蹤,如同女兒與閨密見面的餐廳,Toni突然在女兒背後現身,開始一連串的形影不離,其實也反映了現實中,做為一個人父或人母的身分,他們的眼神或心理是不會離開兒女的,時時關切成了他們最重要的娛樂,這也讓子女成了種負擔,但還能說甚麼,這就是生命。

再多看好幾眼男女主角的表情,那種衝突的無奈、想要化解尷尬氣氛的傻笑、微微不顯的哭泣或淚水在臉龐流動,感人動容。



出處:https://www.inmovie.com.tw/user/112980

 

 



旅人故事

散步的雲 - 日月潭生態民宿

每年至少一次去南投的小旅行
在今年發現了「散步的雲」
確實很令人驚喜more

深活笑話

流浪中的遊客小白熊說笑話

有一天 烏龜在路上遇到了一隻蝸牛,烏龜看蝸牛爬的很辛苦,就跟蝸牛說:「你好辛苦喔,到我背上,我來背你吧!」於是蝸牛就爬上了烏龜的背上,讓烏龜背著牠走,烏龜走了一段路後,又看到了一隻毛毛蟲,烏龜看牠爬的..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