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
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
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

聞天祥
 
>>more
訂閱 聞天祥 影評的
袁瓊瓊
 
>>more
訂閱 袁瓊瓊 影評的
吳孟樵
 
>>more
訂閱 吳孟樵 影評的
其他精采影評
 
>>more
訂閱 其他精采影評
影評投稿請寄:
minyo@kingmedia.com.tw

關鍵少數 Hidden Figures
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
最後更新日期:2017-01-17
關鍵少數 Hidden Figures 2017

導演:Theodore Melfi

本片聚焦於三位於NASA工作的黑人女性,從計算部門的小職位,分別透過努力與天賦爬上NASA的上層,成為當年美蘇太空競賽一大助力,之後,她們並在各領域作為「首位」在該職位工作的黑人女性。

電影內容平易近人,容易吸收,不玩弄賽先生的學術詞藻,讓觀眾可以享受故事情節與角色的心路歷程,配上Pharrell Williams等人所作的音樂,加強了輕鬆愉悅感,探討不管是黑人民權又或是女權部分,點到為止,可圈可點。
但我如此下標--〈身為美國公民的黑人的美國夢〉,這必然造成他人的謾罵,但不會影響我對本片的不滿。



主角是由Taraji P. Henson飾演Katherine,因為她是本片中唯一飽滿的腳色,也許是因為她就如阿巴斯導演的《何處是我朋友的家?》的男孩子,他跑了兩次山丘只為了找朋友。《關鍵少數》中趣味的一段就是女主角跑了好長一段距離只為了到達貼有「Colored」字樣的廁所,甚至跑了三次,還讓本片中的男配角也跑了一次。

不,當然不是,從電影的開頭記錄小時候讓人為之發亮的數學天賦,她跳級讀書,接著進入NASA工作,再介紹到家庭的私生活,尤其著重在她的婚姻第二春,本片可說是為她而做的,這也因此犧牲掉其他兩位偉大的黑人女性工作者--Dorothy與Mary,讓我覺得其他兩位果真是配角,但在歷史上是否如此?如果這樣的話,片名便不應該取名為「Figures」,而是如同《鼠來寶》(Alvin and The Chipmunks)的方式來取名。

只不過這三位腳色在本片的重要性,無非是為了黑人民權而活,每個鏡頭、每個剪接、每個對比毫不隱晦地透露出的訊息便是「當下白人與男性的權力」,在這兩個霸權之中因而可以強烈突顯出三位是「黑人且女性」的角色,但此舉在我眼中相當不聰明與天真,甚至可以說是簡單,就如同在黑人使用的咖啡桶上貼上、廁所外掛上「Colored」字樣,簡單易懂,旨意明白且不讓人混淆是非對錯,自身卻忽略此舉對於他們(演員或是現實中的黑人、女性等)來說也等於是種(導演、作者、白人、男性)霸權,而本片也就是在民權電影類型中多加上「Colored」字樣,是為黑人而作,是為白人辯解而用,並非為三位偉大女性而做,並非為勵志電影而做。



此片等於是種夢,是種黑人為了突破美國當中的種族歧視與暴力的美國夢,是種讓人感覺白人知道錯了、該對不起黑人的作品,但結果本片的方法卻是用著各種淺顯易懂的對比手法捧著黑人上了台,因為四周的白人都是愚蠢的、討人厭的,只有身為主管的Kevin Costner有點自知自覺與懂得當伯樂,他讓她們可以好好展示自己的非凡能力,而Kirsten Dunst與Jim Parsons飾演兩位有專門「壓迫女主角們」戲分的白人演員,加強觀眾「黑人受白人壓迫」的印象,最後女主角們受到四周的白人尊崇,也讓兩位白人腳色展現身為人的風度,給予希望一改過去的不等的示意,而他們也獲得救贖。

但就如英文片名所說「隱藏的人物」或是「隱藏的數字」,她們被隱藏起來,當然,她們確實屬於NASA的幕後人員,而享受真正的風光就如電影中專門油頭滑嘴的太空人John,而導演在這裡也只凸顯John而已,原本的七人小隊搞的只有一人組,而他舉兩隻手可以打敗六隻手,本片中,度過太空劫難的偉大的一人(John)在社會上也真的只剩下那一人,其他人也被隱藏起來。

唯一可以反駁我的說法是因為女主角三位都是過去美國社會中的「首位」,如同John也是首位在外太空度過死劫的太空人,如同某位法官成為首位解決Mary(黑人)的進入白人學校進修的問題,他們都是「首位」,所以歷史特別記著他們,電影只為他們說話。

此片過度美化與簡化美國種族分裂的歷史,如馬丁路德金恩博士與種種黑人反抗白人霸權的歷史都只有在湖面打水飄,更別說在本片身為母親的角色(女主角們)要求孩子別看這些抗爭的事實,與父親的角色持相反意見,但這些內容在本片出現有無都沒差。



此外,片中過於簡潔地呈現對比,如同在辦公室中,白人男性的存在,白襯衫黑褲子,連馬克杯都是白的,而Katherine的鮮豔穿著、相反膚色與性別、深色的馬克杯等,甚至是個性上的積極向上,無一突顯自己在眾多男性中、愚昧中的獨特,但這樣固然是為了觀眾而作,似乎也符合當時代的生活,以及呈現女主角的非凡,但從鏡頭中,我只是看到連我對女主角都產生了異樣、不滿意的眼光,是因為她比較厲害嗎?因為她敢出聲嗎?因為她是獨特的嗎?那為什麼其他人都那麼愚蠢卻沒有比她更出眾?或是為何沒人看到她的能力而有所進步或佩服?其他人就像沒意義的工作者(演員)?



我從以上看出導演、作者的短視,就如前作《歐吉桑鄰好》(St. Vincent)那樣小學生看大人的天真,小聰明美化了醜,卻不會分辨對錯,但《歐吉桑鄰好》因為屬於小品喜劇,Bill Murray與Melissa McCarthy的詮釋恰當好處(Naomi Watts又過頭地飾演有身孕的應召女),該片除了小學生主角的成長,亦說明了大人的成長,兩者相輔相成。但兩部片子都美化了醜陋的事情,要不就是沒有打算說明清楚「惡」是什麼,在《歐吉桑鄰好》的Terrence Howard飾演一個暴力討債的惡腳色,應是如此,但本片沒有重視,而導致讓人覺得應該去除掉此角,出現只是個沒有太大意義地跑龍套,更別說Terrence Howard是黑人的事實,其他的要角都是白人演員。



此片雖然相對於我在金馬影展中觀賞的Jeff Nichols的《愛侶》(Loving)來的感情豐沛,但意涵與反思的力量卻少了太多。《愛侶》試圖從頭到尾「平等」白人與黑人的權力,使觀眾知道「只要是人生而平等」,而把譴責指向當時的法律與整體社會,最後再透過歷史佐證他們倆人的愛情堅若磐石,並指示過去的不平等的社會是錯的,對我來說,該片才真能打動人心且值得讚賞,但也由於過去我所受到的文化影響,對於黑人社會的不理解與固定的形象造成觀影上的無感,只能察覺「黑人是白牆上的小釘子」,黑人是專門給人痛的,卻不思考到「黑人是白人社會中過度弱勢的群體」,而我們需要用一個花海掩飾與改變這個想法,就是《愛侶》的重要性,該片透過一則白人與黑人的愛情故事先是告訴我們兩個種族可以相戀,再告訴我們愛的力量可以轉變社會缺陷,再來思考人與人之間如果有愛,缺陷也就可以因此改善,甚至可以化無,如同太極陰陽圖的融合,雖然有缺點但也有優點,有衝突但也有交集,有我的也有你的,這才是《愛侶》透過黑與白的對稱達到的極致,男女主角的穿著與髮裝便透露此意。

以上論述做個總結:我實在無法喜歡《關鍵少數》這部電影。


出處:https://www.inmovie.com.tw/user/112980

 

 



旅人故事

散步的雲 - 日月潭生態民宿

每年至少一次去南投的小旅行
在今年發現了「散步的雲」
確實很令人驚喜more

深活笑話

功績顯嚇的侯爵Hzongting說笑話

面試前記 前陣子 某知名的外商公司 通知我著正式服裝 準時去面試 乖乖不得了 外商不就是『ㄚ豆仔』開的嗎? 那可得穿上西裝 正經八百的帶著『衣冠禽獸』般的最佳儀態 進入公司 果然是外商的美麗辦公室.. ...more>>

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盜用必究
網站建置•網路行銷•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洽詢